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二货恋爱史][34]林方

【文字归档区】

=架空/伪网游/各种BUG见谅/ooc慎/
=林方/双花/伞修/一句话莫橙高乔/  

[33]

一行人在门口游戏摊耗了半天,才开始正式的游园项目集邮活动。然而鉴于诺诺实在太小玩不了激烈项目,遇上时四人就轮流带着诺诺在外面等。

比如云霄飞车开动时,方锐在地下抱着诺诺指上面:“诺诺我跟你说,上面喊得最大声的就是你乐乐哥哥~”

比如诺诺特别开心地指着十环过山车上喊得最大声的第一排说是乐乐哥哥,跟着抬头看的林敬言默默思考着,要不要告诉他那其实是方锐。

再比如林敬言和孙哲平在旋转木马旁看着里面抱着木马闹着比谁漂亮的那仨时,孙哲平表示了深切的担忧:“他们不会把木马脖子扭下来吧?”

“最好不要。”林敬言一脸复杂地看着比诺诺闹得还欢的方锐张佳乐,评论道。

 

几人再往前走,就到了第一条小吃街。第一眼就是巨大的棉花糖机,顶上摆了个彩色的样品,膨大柔软的棉絮绕了一圈圈红橙黄绿蓝。小不点的眼睛噌地就亮了,方锐也凑过去:“哟,棉花糖啊。”“好大啊这。”张佳乐惊讶,“还是彩色的。”

“要棉花糖吗?”操作着机子的老爷爷乐呵呵地问着,看见诺诺袖子上的徽章,“呀,小朋友今天生日啊?”“是啊,”方锐拉着小不点,“徽章可以拿这个吗?”“可以啊,来,爷爷给你做个大的!彩虹色的!”老爷爷挽起袖子开动了开关。

诺诺一脸兴奋地看着棉花糖机,被林敬言提醒后赶紧说道:“谢谢爷爷!”然后继续眼巴巴地盯着棉花糖机。看着老爷爷笑着伸手取了根长竹签,林敬言赶紧让老人家换了个小的:“……他吃太多也不好。”

“还有我我我啊!”方锐看着他眨着眼。林敬言失笑:“跟他抢糖啊你,再买一个不就行了。”方锐哼了一声,看向张佳乐:“你呢?”“一个大的。”张佳乐拿着徽章。

“那我们俩也一个大的好了。”方锐搭着林敬言的肩膀,在对方“够你吃吗”的疑惑目光下嘿嘿笑道,“也就是好玩嘛。”

小型的彩色云朵很快出品,老爷爷递给雀跃地去接的诺诺,感叹道:“好开心啊。”

“有吃的,能不开心吗。”方锐也笑,看着正准备开吃的小不点,忽然伸手截住他,:“诶诶,诺诺你先别吃。”他蹲下身拿过他手里的棉花糖,拨开顶端一点糖丝,将竹签尖折断。把糖递回给一脸心急的小不点时,顺手捏了一把他的脸:“这么着急干嘛,又不和你抢。”

林敬言看着方锐将尖刺握进手里,蹲着身和诺诺说话,嘴角勾了勾。方锐起身时就见他看着自己,目光温柔。他不自在地摸摸鼻子:“干嘛?”

林敬言笑着摇摇头,拉过他的手拿出那根尖刺,丢进旁边的垃圾箱:“就是没想到你会这么细心?”明明经常磕哪撞哪的。“那有没有对我刮目相看啊?”完全没听出隐意的方锐比出个自认为很帅的手势。

“……有有有。”林敬言点点头。

 

“老林你让他自恋死得了。”张佳乐嫌弃地看了方锐一眼,转身去问小不点,“好吃吗?”得到小不点用力点头的回复,他噗地笑了声。然后就听老爷爷举着糖在叫他。“……啊,谢谢谢谢。”

我去怎么感觉这么大……接过超大号彩虹棉花糖的张佳乐看了看那个样本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糖,思考着从哪开始下口。方锐也举着棉花糖,上下左右看了一会,张嘴就准备先来一大口。

然而时机就是这么凑巧。刚刚还温柔着的风呼地凶残起来,超大团的棉花糖随风摇摆了两下,啪地糊在了方锐脸上。

……没办法,距离有点近。

举着根竹签的方锐一脸懵比:“……??”

周围一圈的人都愣了一下,看着满脸彩色糖丝眼神绝望的方锐,终于有人没忍住噗地笑出来,瞬间笑开一片。

“哈哈哈哈方锐你也有今天!”刚咬下一口糖的张佳乐指着他笑得不能自己,“不要浪费啊,你要不试试自己舔干净?哈哈哈哈。”

“哎我去!张佳乐你找打啊!”方锐张牙舞爪要扑上去,可惜配合着一脸的糖表情狰狞得让人只想笑。他踏出一步就被林敬言拉住:“好了好了,别玩了,我带你去洗洗。”

方锐隔着黏糊糊的糖丝瞪他:“你还笑你还笑,有什么好笑的,给我憋着!”却顺从地被他带着往旁边洗手间走,当然走之前没忘给张佳乐比一个中指。张佳乐以“哈哈哈哈”作答。

游乐园的洗手台足有一长条。林敬言接过方锐手里只剩一半可怜兮兮卷着的棉花糖,推他到水龙头边:“快洗洗。”方锐唔唔唔地应着,接着水往脸上拍。旁边递过来张纸巾,他也接过就往湿淋淋的脸上扑,拉长着声音:“我就这么久吃一次糖老天还不让我吃……”

林敬言没忍住又噗地笑了一声,被方锐幽怨的眼神盯得发毛,举起手里的糖挡在面前:“咳,还有一半,还吃不吃?”“……吃吃吃。”方锐没脾气了。他看着那团已经有些融化分辨不出具体颜色的糖丝,有点嫌弃地撇了撇嘴,也没接过,就着林敬言举着的手咬走了一口糖。

“唔,好甜。除了甜就没味道了。”方锐舔了舔唇评价道,抬头示意林敬言,“你不试试?”“颜色不同也就是加了点色素,也没用什么特别的。”林敬言说着还是凑过去扯了一小口糖,抿了一下,笑道,“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吃甜的。不像你,小孩子。”他顺手揉揉方锐头发。

被方锐躲开:“去去去!你才是小孩子!”他三除五下吃完糖,拍了拍手,和林敬言回头找人集合。

 

轮流当望夫石和托儿所实在有点崩溃,几人原地讨论了一会,决定分批换班带着诺诺玩。先是方锐林敬言两人带着,再到张佳乐孙哲平。

于是再聚在一起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方锐几乎要瘫在长椅上,被精力旺盛的诺诺拖着跑一早上,不累也晕。他随意地挥了挥手示意那边遥远的两人:“唔——这里!”

“你们现在吃午饭?”张佳乐朝捧着汉堡姿势一致的三人走过去。目光奇异地在方锐和诺诺间转了转,一顿,他伸手戳戳他们头上的一样的企鹅帽子,“这什么,亲子装啊?刚买的?”

“什么亲子,这叫兄弟装!”方锐扶正被戳歪的帽子,拍掉张佳乐的手,“哎哎别戳了,再戳毛都掉了怎么办。”

张佳乐抽抽嘴角:“……那就明显是帽子的质量问题了好吗?”孙哲平接过诺诺的背包,张佳乐朝他们摆摆手,“得了你们二人世界去吧,诺诺我们看着。”

“唔唔。”方锐塞完最后一口汉堡,捏捏诺诺的脸,“那你跟着乐乐哥哥他们,要乖乖听话!”

得到诺诺乖乖说再见的应答。林敬言拿着可乐,拉着他起身:“那我们走啦。”“你们……”方锐看一眼诺诺看一眼他们,眨眨眼,”加油!”

游乐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路线也最不缺岔口。虽然是分开玩各走各的,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拐到下个岔口就:诶,是你啊?

游乐园在午后更是熙熙攘攘攘攘攘,人不减反增。林敬言和方锐挤在人潮里,排着队准备登摩天轮。空气热得黏糊糊的,方锐受不了地把脑袋上毛茸茸的企鹅帽子揭下来,扇了扇风:“救命啊好热!”

“买的时候我可提醒你了啊,你们俩不听。”林敬言摊摊手,拿着游乐园地图给他扇风,“塞书包吧,这么多毛,拿着都嫌热。”方锐朝他挤挤鼻子,顺手塞回去:“我真应该带个随身空调出来的,要不风扇也行啊……”

林敬言笑着敲一下他的头:“那重不死你。”“总比热死强。”方锐哼了一声,往前面看了看,“啊快到我们了,走走走。”

而一点没发现队伍后面的张佳乐一行也登上了摩天轮。

诺诺第一次玩,趴在座位靠背上兴奋地往窗外看:“那边的箱子里有人诶!”“是啊是啊,每个箱子里都有人的。你看我们也是在一个箱子里啊。”张佳乐笑,摸摸他的头。

“真的啊!”诺诺眨眨眼,忽然惊喜道,“咦,哥哥和林哥哥在前面!他们在干什么啊?”

张佳乐闻言诧异,探身去看:“老林他们?……不诺诺你认错人了那不是你哥。”他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手上扶着小不点给他强行换了个方向,“来,我们看那边,那边可以看到喷泉哦。”

小孩子的注意力很快被引去了喷泉上。孙哲平看着一脸无语的张佳乐好笑:“是吗?”看他点头,了然地“嗯”了一声。

张佳乐摊手,翻了个白眼:“他们就不能收敛一点?好歹是大庭广众之下!……好吧,之上。这要是给小不点刷新了多神奇的世界观怎么办!”

孙哲平闷笑了一声,看了眼旁边专心看风景的小孩子,伸手向张佳乐勾了勾食指,示意他过来。张佳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还是听话地凑了过去,然后就只觉得眼前一花,唇上一点蜻蜓点水的温暖触感。

孙哲平突然靠上来亲了他一下。

“……卧槽孙哲平!!”“哈哈哈哈。”

张佳乐表示他并不想回答诺诺关于他的脸为什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的问题。

绝对是被孙哲平气的!气的!!

 [3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回来了?

=接下来各种填坑!><

评论(12)

热度(22)

  1. 青衫不改旧人还默至至rn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们家默至!恢复更新啦!【给她比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