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二货恋爱史][36]林方

【文字归档区】

=架空/伪网游/各种BUG见谅/ooc慎/
=林方/双花/伞修/一句话莫橙高乔/    

[35]

关上房门,方锐直接倒在了床上,手机贴近耳朵:“喂?”

“嗯……锐锐?”林敬言挑起声音,应着。“……”方锐原地打了个冷颤,“老林你别这样,我有点儿害怕。”“哈哈哈,我觉得挺好的啊。”林敬言笑出声。

“别别别,”肉麻死了好吗!方锐拼命摇头,也不管对面看不见。从小到大他花了这么久都没能让老妈改口,这么一下又给林敬言学去了……人生何等绝望。他板着脸下结论,“反正你不许叫!”

“那就不叫了。”林敬言从善如流,反正下次再叫……他也拦不住对吧。他嘴角勾起点笑,问道:“刚吃完饭?”“这不在洗碗吗。专业出身,从业二十年,安全卫生,值得信赖!”方锐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都没忍住笑出了声,“你呢?”

“我也刚吃完。”林敬言补充道,“嗯,不用洗碗。”

“哎!”方锐瞪着天花板,教训他,“你怎么能不尊老爱幼呢?”说得大气凛然,实际就是嫉妒。

“首先我家没有更幼的了,其次这是我做的饭,再其次,我上面还有一个姐姐。”林敬言忍着笑,“你也去学做菜啊?会做菜就不用洗碗了。”“……我觉得非常有道理,不就是抱个食谱做吗!我会我会,西红柿炒鸡蛋还是没问题的。”

“你就想吧你。”林敬言给他数,“买菜洗菜切菜,最后才是炒菜,一个都不能少。我估计你菜都认不全,真怕你把葱都当韭菜买了。”

……我好像还真的不太分得清葱和韭菜。方锐回想着一茬茬绿绿青青的草,选择投降,皱着脸把这画面赶出脑袋:“我还是洗碗吧。”

“这么快放弃了?”林敬言笑着摇头,“我还说呢,怎么是你妈接的电话,把我紧张死了。”“就是和你背地说我呗,有什么好紧张的……林大大你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啊。”方锐促狭道。

林敬言一挑眉:“嗯?那正好回校时也见见我父母吧。”“……什么?”正自得着的方锐瞬间僵住。那头的林敬言还在补充道:“反正最近他们也没什么大事要忙。”他勾起一个笑,“别从心啊点心大大?”

……可从心死我了。方锐默默道。

两人又扯了半天才回到正题。林敬言问道:“你中秋后有什么安排吗?”“嗯?没有啊,在家里瘫着算吗?”方锐滚了半圈,改成趴在床上,“都十月了还在高温预警,而且大家都在放假,去哪估计都跟下饺子差不多……”

“正好,就想问你去不去下饺子。”林敬言一笑,“我们去海边玩吧,再找个海岛逛一逛。天气好的话还可以游泳。”

方锐闻言立马一翻身坐起来:“海边?好啊好啊,我好久没去玩过了。什么时候?”

说定了后天林敬言先过来找自己、两人再一起出发去海边,沉浸在准备去浪的欢悦里的方锐在床上又滚了几圈,才想起来还得和爸妈报备一下。

走出客厅,刚好就碰上一盘刚切好的苹果,方锐立时蹭过去吃了一块,顺便含糊不清地汇报了一下旅游的打算和行程。

方妈妈听完点点头:“哦。我忘记和你说了,我和你姨妈约了过两天去她朋友推荐的农庄玩,住几天。果树能随便摘。”她咬了口苹果,补充道,“本来就没定你的份。”“据说那里池塘里鱼特别多。”旁边看着电视的方爸爸听见,顺口插了一句,冲儿子挤挤眼睛。

……就怕人可能也特别多。方锐在心里默默翻白眼,老妈吃水果老爸喜欢钓鱼,玩农庄倒是合适。唯一的问题就是我是不是亲生的。

他心力交瘁地挤出一句:“那你们玩开心点……小心点,注意安全。”方妈妈看他一眼,翻了个白眼:“我们都还没走呢,你过两天再说也不迟。”

……过两天我就不在这了!啊,真想现在就走!!海边!

 

一年一度的团圆节在一片忙碌里拉开了序幕。

大清早起来,拜神祭祖,打扫卫生,准备煮饭……精细的事方锐做不了,被分配的都是各种体力活。闲着时他就给林敬言发各种吐槽,对面没来得及回,方锐一发就是一串照片。

【点心大大】:[图片]

【点心大大】:woc看到了好大一只蜘蛛!真的不是成精了的吗!

【点心大大】:[图片]

【点心大大】:快看!那多云好像乐乐的那只猪哈哈哈!

【点心大大】:[图片]

【点心大大】:这只鸡好像在翻白眼!……我怎么觉得它总盯着我看。

……

方妈妈在厨房里忙得恨不得分身,转头还见儿子忤在旁边抱着手机傻笑,开口就把人骂了出去:“不帮忙竖在这干吗?整早上只知道玩手机,去去去,给我把这袋子豆角掰了!”说着丢给他一个袋子一个盆。

我早上明明搬了那么多东西!窦娥式冤枉啊!方锐一脸无辜,又不敢反驳不耐烦的母上大人,灰溜溜地抱着任务在桌边坐下,开始研究起掰豆角这一艰巨任务。盆里堆了几个失败品后,方锐手一翻,手上终于多了一只掰得比较完整好看的。

他欣赏了两秒自己的作品,转手丢进盆里,桌上的手机就随之一阵震动,有人发来消息。方锐用还干净着的无名指划开屏幕,果然是林敬言的回复。

那头的林敬言才从厨房里挣扎出来。午饭不用他掌厨,他在一边帮着手。看菜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才抽空出来看一眼手机,毫不意外地看见一串方锐的留言。

点开聊天框,他抽抽嘴角,选择性略过了那一朵抽象画派的云,打字道。

【林大大】:你不盯着它它就不会盯着你。

【林大大】:在干什么?吃饭了吗?

世上只有林大大是关心我的!方锐热泪盈眶。

【点心大大】:哪有那么早……

【点心大大】:我被我妈踹出了厨房,强制掰豆角TAT

林敬言一笑,动动手指。

【林大大】:你会掰吗?

【点心大大】:当然会!

【点心大大】:我这么!聪明!的人!

……可骄傲死了。

方锐三心二意,边掰豆角边敲着手机屏。然而单只不熟练的手指打字实在太慢,他决定改用语音继续,结果一句话还没说完,方妈妈的声音就从背后炸了出来:“方锐!你掰个豆角怎么磨蹭得这么慢?等你弄完我的菜都炒完了。”

方锐手一抖,按键被松开,录到一半的语音结束录制自动发送。他只得先不管手机,挺直背挡着桌上一角的手机,哦哦哦地应着声,老老实实地低头掰他的豆角。后面哼了一声就再没动静,方锐等了好一会,才再看回屏幕。

【点心大大】:[语音]

【林大大】:哈哈,好好干活,弄完再说。

方锐弯了一下嘴角,手上加快动作,三除五下把袋子清空,捧着盆回去厨房邀功:“弄好了弄好了!慢工出细活啊知不知道!”顶着方妈妈充满了怀疑的眼神,他伸手一递,“喏!”

“……细活?”方妈妈瞥他一眼,接过来低头翻了翻,越翻表情越不对,到最后干脆是翻了个白眼,“你这掰的都是什么玩意。得了得了你出去干你的事吧,连个豆角都不会掰真是。”没好气地开口赶完人,她转过去干脆利落地开始了二次处理。

方锐捂着一心口的箭出了厨房。

【点心大大】:我妈居然嫌弃我!!

【点心大大】:我觉得我回家一次,抗打击能力上升十级……

【林大大】:哈哈哈,乖。

 

团圆饭后赏月夜,天台刚好塞下一张大桌,堆满了吃的喝的。

大家收拾的收拾看电视的看电视,还没落座;几个小孩子先上了楼,提着唱儿歌的花灯跑来跑去,玩得正疯。方锐趁空跑去了天台一角,给林敬言发月亮。

今天天气不错,云离得远,不受打扰的月亮安安静静地发光。天台的好处就是足够高,拍照也不受旁边楼的影响。方锐各种角度地对着月亮拍拍拍,完了给林敬言发去一大串看不出差别的金色大圆球。

【点心大大】:[图片]

【点心大大】:[图片]

【点心大大】:[图片]

【点心大大】:[图片]

……

他还准备再添点描述,手机一震,林敬言的电话打了进来。几乎是瞬间方锐就按了接听:“老林!”

林敬言的眼里顿时染上笑意,道:“中秋快乐。”“月饼节快乐!”那头的声音无比欢脱,“看到月亮了吗?好大一个。”

“月亮?”林敬言闻言抬头,一轮圆月撞进视线里,楼房灯火完全遮不住亮堂堂的光,“嗯,好圆。今年天气特别好 。”“是啊,不会遮住。我记得去年云就特别多,基本看不到月亮。”方锐趴在栏杆上,一手握着电话,一手张开五指,在半空晃晃悠悠地接着风,“而且今年有风!”

林敬言也抬了抬手,感觉风在手边穿过:“凉快很多啊。”他笑道。

黏黏糊糊没营养的对话持续到被家里点名。两家都准备集合赏月吃吃吃了,两人才磨蹭着挂了电话,然而转身就转战手机去了。

【点心大大】:有冰皮月饼嘿嘿,巧克力味!

【林大大】:好吃吗?我们吃的是榴莲冰皮,还有豆沙什么的。

【点心大大】:挺甜的,不过吃多了可能有点腻?

【点心大大】:榴莲!……你们家吃榴莲的啊?

【林大大】:吃啊,我妈特别喜欢。

【点心大大】:真好,我妈对此深恶痛绝。

【林大大】:哈哈,偷偷去吃。

【点心大大】:我要是往家里带,我妈绝对分分钟把我扔出去。

【点心大大】:……你这么一说我好想吃榴莲冰皮啊,你的错!

【林大大】:我的错我的错。

【林大大】:我留一个,明早带给你。乖。

【点心大大】:好好好!爱你么么哒!

……

方锐拍了桌上一堆吃的,给对方发得正欢,压根没发现警情将近——另一边的聊天团已经把慈爱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锐锐,”伯母侧身过来,一脸关心的笑,“谈恋爱了?”“没有没有。”突然被点名,方锐一凛,连忙摇头。姑妈闻言也转身看:“哟,都笑成这样了还没有?瞒着呢?”

方锐在视线集火下苦着脸:“没没没……绝对没有!”

“别理他,”方妈妈看他一眼,微扬了一下下巴,“这小子这两天都这么抱着手机傻笑,肯定有对象了,就是不说。”“哎,小孩子害羞,可能是想等稳定点再说。”伯母朝她们挤挤眼睛,然后又叹口气,“你这个起码还有情况……我家那个?算了。”

放小声音有什么用我都听见了好吗。方锐呵呵呵地笑着含糊过去,回头就在手机上打字。

【点心大大】:花式逼问啊我家里……

【点心大大】:我妈说你是我对象呢=L=

【林大大】:嗯,那算是被母后赐婚了吗?

噗!方锐一呛,连忙掩饰地塞了个栗子,吃着。

【点心大大】:那麻烦林大大赶紧打点好嫁妆,等着方大爷我的十里红妆(严肃脸

林敬言很配合。

【林大大】:好的遵命……我的新郎?

哈哈哈哈我靠,这什么鬼称呼。方锐在心里笑骂着,耳朵却悄悄热了起来,嘴角压不住地往上翘。

旁边偷偷观察的几人笑得意味深长:“你看你看,还说没有?”

 [37]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