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笔名默至/LERN^
(我头像可爱吗////)

[亡音]伞修橙

【文字归档区】

=原著向/私设如山)

=梗from微博@东北某组织扛把子)

 

“如果”大概是一个特别温暖的词吧。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叫“亡音”的APP?

我……当时看见那个APP是在一个小说网页,或者准确说是在网页带着的广告上。看小说看到一半,手一滑,不小心点了进去。

那个页面是很温暖的橘黄色,画了卷起的白纹,页面中间是“亡音”二字,看了文字才知道是个APP的宣传。想着反正都无聊,就顺手下了下来。结果再仔细看介绍才发现是个可以和鬼沟通的软件,说白了就是和死人聊天。

那一瞬间我其实差点就想又把它卸了……虽然不太信这些,但怕鬼嘛,人之常情对吧。

而且说实话第一次打开时我有点怀疑人生。因为看着就只是个很普通的聊天软件界面,底色还是橘黄,界面很简洁,然后就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我刚想在附近的鬼那里加一个来聊聊满足一下探知欲,还没刷出来,就先有一个好友申请找了上来。

或者说叫好鬼申请,因为介绍保证了鬼户都是好人——至少生前是。虽然,我一点也没觉得这样真能保证活人用户的安全。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加了他的好友。他的名字叫秋木苏,资料很少,除了性别是男就什么也没有了。

但我是后来才知道,其实资料上还有鬼龄这个项的,只是他一直隐藏了。

 

同意了申请,几乎瞬间他就发了个招呼过来。

【秋木苏】:你好。

【我】:你好啊。

我赶紧诚惶诚恐地回复过去,第一次和鬼说话啊,还是有点激动的。瞬间我就完全忘了几分钟前自己还在质疑这个APP的真实性。

不过本来就只是想找个地方说话打发时间,对方是人是鬼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我们一句两句很快就聊了起来,虽然大部分都是我问他答。秋木苏给我的感觉和哥哥那样差不多,语气很随性也温和,感觉他也并没有比我大很多的样子。

我问他你真的是鬼吗。他答得也很坦然,说是啊,这个APP只能人和鬼聊天的。

我本来还想再问问他是怎么去世的在哪去世的,但我觉得问一个鬼怎么死和问一个活人什么时候死的伤害力是一样大的,也不太礼貌。

于是我想了想换了个问题,问他为什么会加上我。我才登上他的申请就到了,难道一直在看着我吗?这么一想我有点毛骨悚然。

不过他很快就回复了。

【秋木苏】:因为这附近只有你用这个APP啊。

【我】:咦,只有我吗?

【秋木苏】:这个APP可不是所有人都有的,只有很特别的人——才能上的。

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莫名觉得他在笑,而且是那种带点狡黠的笑——说白了就是觉得他在坑我。

【我】:……我哪里特别了?

【秋木苏】:就是特别啊,不然怎么会发现这个APP呢。

其实算是这个APP发现我的吧?我望了望天花板,想道。

【我】:真的?

【秋木苏】:和你开玩笑呢哈哈哈,真信了?

……我一点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信个鬼。才没有。

【秋木苏】:我就是鬼啊,哈哈。

……我果然不应该回答的。

 

聊天间互相问答。他的话里大致可以拼凑出他的生活:没有多余的亲人,独自带着妹妹生活,以电脑与游戏谋生。可以想象这不是什么容易的生活,但他说得轻描淡写,看得很开。

也提到了与叶修的关系,意外相遇而后一起生活的伙伴。虽然天天都在嫌弃自己捡回来的这个“混饭吃”的家伙,但从说到他们荣耀战绩时字里行间透出的骄傲来看,这也是个大写的口是心非。

等后来渐渐聊多了我就总结出了他的日常,中心词汇大概就三个:妹妹,叶修,荣耀,三句话绕不开这三个词。

他也不像自己口里描述的顶天立地的大哥哥,倒像是唠唠叨叨的老妈子:天气变化,妹妹各种冷了热了;两人一个生活残废一个年纪还小,担心他们照顾不好自己;荣耀比赛又开始,叶修又赢了嘉世又如何了……

除了一天到晚和我唠叨妹妹好友游戏的芝麻西瓜日常,就是拼命给我塞荣耀的安利。

然而作为一个并不涉猎网游的人,表示在我眼里你所说的荣耀和什么LOLDNFDOTA没有半毛钱的差别,反正我都没兴趣。

坚持不懈地塞了两年的安利还是没有塞出去后,秋木苏的兴致终于被打击得差不多了。不过在他这样二十四时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环绕介绍下,对这个圈子我也不算是两眼一抹黑了——起码知道还有个职业联赛。

这个时候嘉世已经三连冠了,他的妹妹苏沐橙也是这时出道参赛。秋木苏还在给我一场不落地实时转播战况,只是除了给叶修喊好和替妹妹操心,居然还多了点担忧。

直到又一天他突然告诉我,嘉世输了。

 

就好像一个天天考一百分的人忽然考了九十分,落差才难受。

那晚秋木苏一反常态地少话,情绪一直不高。不知道叶修那边也是不是这样的心情,这还是苏沐橙的首场,她大概会很难过吧。

我尽量扯开话题,七转八绕地陪他聊着。秋木苏的低落心情也影响到了我,我盯着屏幕不自觉地发呆,如果他们知道秋木苏还在,会不会好一点呢?

我这么想着,就问了过去。

【我】:要我去告诉他们其实你一直都看着他们吗?

对面却很快回复。

【秋木苏】:不用!

【秋木苏】:……沐橙会难过的。

【我】:可是他们不知道,不是更难过吗。

【秋木苏】:就这样吧,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他发了个微笑的表情。那一瞬我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因为已经不能在身边了,知道却见不到,还可能会第二次消失……所以不如就这么默默看着他们好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他却猜到了我的想法一样,反来安慰我。

【秋木苏】:没关系的。你看,我还可以看着他们,还可以看着荣耀,我已经很满足啦。

【秋木苏】:而且叶修才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呢,不然我鄙视他!

可你想要的不仅是看着吧。他的语气越轻松,我越是觉得难受。

可是好像也只能难受,自己也无能为力。

【我】:嗯。

最后也只是轻轻回了一声嗯。

 

时间其实过得好快。

习惯APP里时不时的留言,听他讲妹妹讲叶修,比划荣耀多么多么的厉害,也听他一副大哥哥的口吻教导着安慰着自己……以为这样和他聊天的日子还有很长,但没想到的是世事比我更不可料。开学第三周,陪了我好几年的手机成功离家出走。

翻天覆地找了三天,诅咒了无数遍拿走的人,然而没有用。都说现在这个时代,人可以一天不吃饭不可一日无手机。新手机很快也买了回来。换了新卡,套了新的手机壳,拿得起放得下旧相册里曾舍不得删的照片,又是个好汉。

可无论我再点回多少次当年至今已改版无数次的网站,刷多少篇小说,都再也找不到那个让我手滑点进去的广告。

新手机性能优良堪称完美,比旧的好不止百倍。可是桌面没有一个温暖橘色白纹的图标,里面没有一只叫秋木苏的鬼,喜欢念念叨叨着最重要的人与事。

大学生活忙碌而充实,没空太过伤春悲秋一个失去联系的朋友。

但是偶尔还会在想,他有没有找到新的使用APP的人呢。再想想就觉得自己太差劲了,他只找到了我,我却还是把他弄不见了。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也关注起了荣耀。下意识去留意曾都是由他传达念叨的消息。

那两个当年被他天天提起的人,一个叶修一个苏沐橙,如今已是这个领域里的大神级人物。而这个游戏一天天发展,直到不仅是电视网络广告,街头路边都贴上了大幅大幅的荣耀宣传海报。

然而嘉世相关的海报上,却常常只有苏沐橙一人的身影,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笑容温和。被秋木苏唠叨了那么多年的妹妹一步步长大,坚定地一路向前,秋木苏当年的担心根本没有发生。

但是叶修却从未出现过。嘉世王朝的缔造者,荣耀教科书与战术大师,操纵着最强斗神角色一叶之秋,荣耀的传奇……属于他的称号一天一天多起来,但是他却始终像运筹帷幄的人,隐匿于荣光幕后,心无旁骛,又漫不经心。

关于他们的新闻层出不穷,各种大大小小的报道,正面的,反面的……记忆倒是在这时候自觉地连成了线,总会不自觉想到当时秋木苏得意洋洋的夸耀还有近乎张牙舞爪的愤怒,他曾经那么认真地看着他们一步一步从开始走过来,共荣共辱,共喜共悲。

或许不只曾经,现在呢?他还在这两人身边吗,还这么看着他们吗?眼里盛着万年不改的温暖光亮? 

我仍是没有玩起荣耀。可每次经意或不经意看到叶修或是苏沐橙的消息,却都总是这么想着。

 

然后……在关于嘉世的报道越来越走向负面的时候,忽然一天,叶修退役了。

那已经是荣耀普及到连选手退役声明都能在电视新闻播出的时候了。在街上忽然听见耳熟的名字时我还是有点愣的。抬头,巨大的LED显示屏里的人一身银甲,手中战矛直指苍穹,而他的头顶——一叶之秋。

这一退役实在是猝不及防。也是叶修的影响力之大,街口几乎一半的人都停了步,直愣愣地盯着屏幕,表情各异。当场还有人哭了出来。

我当然还不至于,但也觉得闷得难受。

嘉世战绩不好,叶修作为队长早被骂过不少次,突然退役难免有甩手不干之嫌。可虽然不算真正认识他,潜意识却觉得他绝不会是这么推卸责任的人,大概是被秋木苏天天三百六十度称赞给潜移默化了不少。何况还有苏沐橙在嘉世,怎么会不考虑她?俱乐部更是声明模糊,也不知道有什么黑幕。

这份疑惑一直催促着我留意后面的发展。但我更没想到的是叶修退役后嘉世直接跌出了联盟,一时间指责更甚。

等再次见他出现,已经是君莫笑驰骋网游的时候了。一己之力闹到网游里天翻地覆,熟悉的情景,顿时就让我想起了当时秋木苏拼命吹嘘的那些赫赫战绩……如果各种刷破了纪录抢赢了BOSS逃脱了众工会追杀也算是胜利。反正他非常骄傲。

 

……

【我】:整个工会追杀?你们是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秋木苏】:也没什么啊,抢抢BOSS啊材料什么的。

【我】:哦?好吧,挺厉害的……

【秋木苏】:诶诶别敷衍啊。

【我】:= =

【秋木苏】:整个公会啊,你知道有多少人吗!

【秋木苏】:我们可是一个都没放过!哈哈哈。

【我】:有多少人?

【秋木苏】:……

【秋木苏】:……二十多个吧。

【秋木苏】:贵精不贵多啊!

【我】:…………??

【我】:你还这么骄傲!

……

少年当年,轻狂至此。

张扬随意的行事姿态,足够引起职业选手关注的实力,铺天盖地都是对君莫笑身份猜测的报道。不过对我来说只是更确定他回来了而已。

还不止……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曾被认为年龄原因退役的人重组战队,冠名兴欣,冲进了挑战赛,一路遇敌杀敌。只是这一次回来时,他用回了叶修这个名字。

论坛上的粉都快把君莫笑吹上了天,抓着各路新人旧粉科普他的累累战绩。第十区到神之领域,抢首杀刷记录周旋各大工会,也不知道加了多少滤镜buff,君莫笑在他们眼里就是自带外挂的设定。

……也不知道叶修本尊是不是和秋木苏一个样,不然看见了非得骄傲上天啊。

 

从猜测到证实,怀疑到肯定,君莫笑是“叶秋”这个心照不宣的事实,一点点逼前的兴欣挑战队……

又一次搜索,跳出的头条已是:“黑马兴欣晋级决赛,叶秋对战老东家嘉世!”

噱头足够响亮,我没忍住好奇,跟着去看了。虽然游戏比赛对我来说就是两个人一堆人在那互相戳戳戳,看得懂的只是结果而已。还有关心一下现场登台比赛的人的镜头。

叶修的照片在线下赛之后就不是秘密了,不过我是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他。可能是苏沐橙的好看太先入为主,突然见到“传说中”的另一人,竟觉得有点平凡。

不过打电竞嘛,看手不看脸,对吧?

叶修新账号如何,对装备数据一窍不通的我无法判断,但肉眼都能生动感受出的就是君莫笑比一叶之秋真是丑了不止一百倍。那一身像花花绿绿被泼了油漆的装备真是惨不忍睹。反正放出人物近图时,“辣眼睛”的评论几乎铺满了整个屏幕。

唯一能给形象挽回点正面分的是他手里那把赤金纹银色的伞,千机伞。千机无双,乾坤难测,真真是一杀万方——好帅啊!

……毕竟动作的流利帅气我还是看得懂的嘛。

与这把奇怪的武器一起被不断提起的是“散人玩法”。旧词再提,老玩法重出江湖,千机伞的出现让当时的不可能死而复生。

我却想到了秋木苏。因为那时,他就是拿自己半程作废的实验来安慰考砸后绝望的我的,还反过来安慰我努力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回忆的间隙里我看着屏幕上的回放。台下的叶修咬着烟盯着前方;台上大屏幕,花花绿绿的君莫笑提着一把伞,假装威风凛凛,嘴角好像挑着漫不经心的笑。

当时他突然退役,我没来由地就觉得他不会离开。在这一个瞬间忽然才找到了信心的来源。

毕竟是叶修呢,天天被秋木苏明撕暗炫的人,怎么会将这曾经的热爱放弃得这么轻易?

这个时候他刚刚将旧号一叶之秋斩于剑下,一点也没有手软。

……而这还不是这一场的终点。擂台赛嘉世获胜,苏沐橙扔下队服坐入兴欣比赛席,团队赛叶修与治疗站到最后,孙翔认输退出……最后,兴欣胜。

昔日豪门,新年黑马,以卵击石,弱者却胜。叶修似乎没有传言中那么力不从心,兴欣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弱不禁风。

他的来回始终沉默,却一直轰轰烈烈。

潮水般涌去的评论里,忽然又闪出一条:“不再年少,仍然轻狂。”

 

兴欣杀入联盟,叶修重回战台。

我知道他不会止步于此,却也没想到他走得这么远——不记得看了多少对兴欣的批判怀疑报道,各种与所谓豪门大队的对比分析,然而它一步步挣扎前进,再一次留意消息时,它居然已经冲进了决赛。

轮回几乎相当于当年盛况的嘉世,呼声相当高,兴欣对上它就像小虾米碰上大鱼。不少人觉得会赢得没有悬念,还有不少人期待小虾米也能把大鱼撞晕。

我虽然还是没有玩上荣耀,但还是追着直播看了决赛,盯着各人的血条忐忑激动了三场。直到最后几秒——好像也就那一瞬间,却又好像拉长得久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伴着熄灭的喧闹战火声,屏幕上打出荣耀二字时,我忍不住捂住了嘴。

时间静止又复活,随后是彻耳的欢呼与尖叫。

心跳渐渐回复常速。我呆在电脑前,却忽然,忽然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

窗口跟着镜头扫过大屏幕,扫过观众席,最后定格在兴欣选手席。出现在席位前的参赛队员都是喜悦的表情,其他队员也纷纷上台,背后最后一道门打开,最后是走出的叶修。

场内的灯光一瞬间聚集在他的身上,喧闹彻天,他眯了眯眼,似是有点无奈。他与沐橙对视了一眼,又抬头去看大屏幕。然后勾了勾唇角,淡淡地、而又满足地笑起来。

我知道我该为他们高兴的。但是这个重来的过程太过于艰难,而同时还承载了许多许多东西,以至于我看见他们时,竟非只是喜悦,还有的是沉重的遗憾。遗憾这个结果得偿……而最想分享的人已经先行离开。

或许我不能这么想。对他们来说,他始终陪伴左右,所有成功都是三人份的喜悦与欣慰。

叶修仍然淡然地站着,嘴角勾出笑容。他接过冠军戒指,接过冠军奖杯,和队友一起高高举起,被喜悦的眼泪淹没……

大屏幕里仍在回放,君莫笑仍是一身花花绿绿,但能登上这最高的战台,已是不动自威。手中千机伞挽出弧线,撑在肩上,目光直视前方。

恍惚间,面无表情的脸上,好像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

 

这无疑是一场盛大的狂欢,对于兴欣,对于荣耀。但是紧接着的发布会叶修却没有出场,又四天的兴欣发布会,公布的却是叶修退役、苏沐橙担任队长的消息。

以叶修这样的年龄和经历,他的退役其实很顺理成章,但是又因为是叶修,顺理成章忽然又变得那么不确定。可兴欣毕竟不是嘉世,他不用退出重来,这一场决赛大概就是最后的出现了。

我在电脑前看着新闻发呆。他其实已补足了秋木苏没能上台的遗憾,君莫笑散人重出,三十七连胜,首战夺冠,每一项都值得在荣耀发展史里记上一笔。而他自己,十年赛季四年冠军,已经是最好的成果证明。

这条路不至半途就失散最好战友,还好一路再征战走下去,结果也不负。

唯一的遗憾大概是,时光终究不饶人。

 

我忽然很想去看看秋木苏。

他曾经说过自己在南山。而联系他妹妹苏沐橙的名字,他的名字也并不难猜——苏沐秋。我很快找到了属于他的那一块墓。

大块的碑石,照片里少年面容清秀,笑得温暖。下方刻了名字和生日。

看到生辰十八时我呼吸一顿,忽然知道多年前我生日,他那天那句祝贺成年从何而起。那么那么美好的时期,他却永远失去了年少轻狂的机会。

真是……天妒英才。

盯着碑上文字,我的心口仿佛被一团温暖潮湿的空气堵住,一时缓不过来,让我恍惚联想起当时APP里他回复的语气。

要不是亲眼见到,我怕是怀疑那只是我多年做的一个梦、杜撰出来的一个朋友。

我慢慢地蹲下,拂去墓前浮尘,放下手里的一束白花。

忽然有点不知所措。见见他的想法很早很早前就有了,现在见到了,但是居然,居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完全没有想法实现的得愿圆满,他的人生早途截止,本就是不圆满的,我一个旁观人看到的他只有无尽的遗憾,何称为满?

我呆在墓前好半天。直到身后有脚步声渐近,有人轻轻地“诶”了一声。

我还是愣愣地转过了头,没花多久就认出了前来的两人——怀抱花束的一男一女,叶修和苏沐橙。

他们并不认识我,迟疑地站在原地和我对视,并不掩饰眼里的诧异。

我思考了一下怎么解释。但等他们走近,看见苏沐橙的目光落在墓前那捧花上不动,开口的时候却是:“……我能抱一下你吗?”话出口才觉得突兀,我有点不好意思,歉意道,“我没有恶意。”

苏沐橙很意外,惊讶地看了看我,又转头看了眼叶修。在我以为她会拒绝时,她竟然点了头:“没关系……可以。”

是真的很温柔啊,我扬了一下嘴角,向前了一步。抱住她的一瞬间,眼里突然漫上一片湿意,我笑着闭了一下眼,在她耳边说道:“他一直在看着你们。没有离开,不会离开的。”

……这是我很久前就想和他们说的一句话。

就算手机丢了,APP卸载了,这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相信他还在哪里,默默地做一个旁观者,给他们安静而温柔的目光,给他们无声却最坚定的支持。

 

我们在过道上轻轻拥抱,十几秒,或者更长一点的时间。

我深呼吸着,松开苏沐橙。我看见她的眼睛红了,怔了一会后伸手拉住我,急切地开口:“你……”“我先走了。”我截住她的疑问,摇了一下头,朝她一笑。

苏沐橙还怔在原地,我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侧头走过。

叶修始终一言不发,站在一旁看着我,没有阻拦也没有询问。只是抿着唇垂下视线,目送我小跑离开。

错身而过的那一瞬间,我认出了叶修怀中的花——桔梗。

我跑远了一段,还是忍不住回头,两人还在原地看着我。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模糊了,我看不清他们的脸,朝人影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在眼泪溢出来前再次转身,往前向远,再也没敢回头。

耳边风声似有一刹那的喧哗,而后归于静止。

 

故事大概就至此。

我拥抱了他的妹妹,我看懂了那束桔梗,我还在留意着之后的他们……但是于他们而言,我始终不过是个旁观者。

他们的悲欢喜怒与我无关,我也不会参与他们的故事。只是他们在学习着释怀,而我自己还犹自遗憾。

那个消失的APP,那个不见的秋木苏,被时间掩埋的过去……

如果还有如果……我还是很想再见他,没有特别的意义。这或许于我才是一个结局式的圆满。

只是我注定是要遗憾了。

 

——“如果真的有这个APP就好了。”

可人世无常,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如果。

 

BGM:后来的我们。

"在某处另一个你留下了/在那里另一个我微笑着/

另一个我们还深爱着/代替我们永恒着/

如果能这么想/就够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亡音APP这个梗大概都不陌生……微博上那篇文正转发的时候,我就看见下面的评论:叶修一定很想有一个这样的APP吧。

……真是一把大刀……

=当时开的坑,断断续续近一年才写完…这一年也经历了很多,可能始末心情都不一样。

=想表达的是世事难免遗憾,但总会有放下的时候,不要难过,带着我的那一份梦想走下去吧)

=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