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笔名默至/LERN^
(我头像可爱吗////)

°[恨憾]伞修

【文字归档区】

=半架空/外科医生设定
 =ooc慎

那一场车祸发生的时候,叶修正沿着马路往兴欣医院去,咬着一根烟走得晃晃悠悠。戛然在喉咙里的尖叫声还有刺耳的刹车声很快淹没在大片人潮里,随即又引发另一波潮水般的喧闹。
 叶修走出拐角停在斑马线前时就注意到了那一头的喧哗,不过他只是抬了抬眉毛又继续平静看着对面的红灯。闹市区喧哗的时候多了去了,上次魏琛过马路时不小心撞到一个老太太,碎了一地鸡蛋。老太太精神矍铄老当益壮,揪着魏琛大呼小叫死也不放。魏琛被围观半天还不敢挣扎,怕撞伤了人。好说歹说求了半天饶,赔了老太太的鸡蛋钱才脱离这场闹剧,此后三个月上班下班都绕着这地方走。
 叶修抬了抬眼看着红灯的倒计时,身边不断有人擦身而过走向那一头。灯快要转成绿色时,耳朵却忽然敏锐捕捉到了几个字眼。
 车祸?重伤?
 “叮”的一声,红灯转绿。叶修皱了一下眉,顿住脚步,转身往人流聚集的地方走。短短几分钟已经围了好几层人墙,人们总是喜欢凑热闹。

拿出医生证件顺利穿过人墙进到内部的车祸现场,一个女孩躺在地上闭着眼,长发凌乱,身后蔓延出一片深红,一身素白裙子沾了灰尘染上了点点血迹。旁边跪着一个男孩,握住她的手在不停地颤抖,大概自己都没发现已经满脸是泪。
 看见面前的景象时即使有心理准备叶修还是忍不住闭了闭眼,过了几秒才睁开。走向女孩时他看见旁边的人已经有些出现了怀疑的神色,大概是想着医生尸体鲜血见多了怎么还会不适应吧。微微隐去嘴角嘲讽的笑,叶修蹲下去检查女孩的伤势,一边问男孩:“叫了救护车吗?交警呢?”
 “叫了,都打了电话。”男孩连连点头应着,声音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却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医,医生,她没事吧?”
 叶修低头,微微蹙眉,伤势比他想的要严重些,现在最重要的是时间。交警已经赶到,肇事司机也被控制,救护车却还没到。没有注意男孩的问话,叶修起身张望了一下医院的方向:“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仿佛是为了迎合他的话,没几秒就听见救护车的笛声远远传来。人群自觉让开了一条道,救护车停在旁边,打开的车门跳下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魏琛。魏琛一下车就看见那个白衣染血的女孩昏迷在地,然后就是蹲在他旁边的叶修。他一下子愣住,看看现场又看看叶修,神情一下变得很复杂。
 叶修正给女孩做着简单的止血,抬头看见是魏琛,勾了勾嘴角朝他点点头,站起身将位置让给医护人员:“到了。”“嗯。”魏琛点头,知道叶修在自己是没什么事了,只是神色依旧复杂。叶修出声提醒着医护人员,在魏琛身边丢下一句“这场手术我来做”就上了车。
 魏琛看着他云淡风清似乎还带着笑意的脸,欲言又止。看着车里忙碌的人半天叹了口气,转身朝那个男孩走去。是那女孩的男友吧,哭成这样。掏出张纸巾拍到男孩怀里:“都还没抢救呢,哭什么哭。男子有泪不轻弹。”
 “......嗯。”男孩勉强笑笑,声音还带着鼻音。魏琛拍拍他的肩膀,下巴点了点叶修的方向:“别太担心。看见那人吗,他就是叶修,荣耀省第一外科医生。等会由他亲自主刀,放心好了。行了,赶紧上车回医院,病人不能耽误时间。”

这一场手术一做就是好几小时,结束时已经晚上。手术中的红色灯熄灭成灰色,男孩一见手术室门开,立马奔去走出来的叶修前:“叶医生,我女朋友情况怎么样?”“手术很成功,接下来两天先在重症病房监视,等情况稳定再转普通病房。”叶修认出他是女孩的男友,口罩上方露出的眼微微眯起。男孩激动得不知说什么,谢谢了半天看见后面护士推出病床,连忙凑过去看,跟着病床一路走过去,竟就想这么一路跟到病房。
 魏琛连忙叫住他:“我说小伙子你那么急干嘛,重症病房只能门外守着,你晚饭还没吃呢。先去吃了吧,补充了体力你想守多久都行。”“哎哎,好好好。”男孩连声应了,掩不住地欣喜着。
 看着他走远,魏琛转头看向叶修,他已经摘了口罩,双手插在兜里看着窗外暗下的天色。即使表情淡然,却还是掩不住眉间的疲惫。魏琛知道这场手术于他的精神有很大压力,不仅仅只是因为伤势重。
 扯开嘴角没话找话打破沉默,拍拍他的肩膀:“手术成功了吧,恭喜,又救了一命。想吃什么?老夫好心给你去买。”“这辈子能享受你给我打饭真是无憾了啊。那谢谢了,鸡腿饭一份记得加个卤蛋。”叶修毫不客气,“送我办公室来吧,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魏琛难得没开口和他互掐,眼眸沉下,看着他兜着手晃晃悠悠走向走廊另一端。
 此生无憾......你是真的无憾吗?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了门绕去帘后的休息床,叶修坐下时才觉得腿一阵酸软。身体每个部位都放松了神经,长时间保持姿势的酸痛就一点点侵入。
 叶修摸出烟点上,抬手关了灯,烟头的光点悬在面前晃悠着,窗户所对的大片天空闪着星光,一片静谧。
 都说夜晚所见的那些恒星都离地球很远,也许你现在看到的恒星都是它们好几亿年前发出的光芒,也许现在那个位置早已没有那一颗小小恒星。
  存在到消失,足够突然。
  他闭上眼,就回忆起下午那个车祸场景,白衣染血的人无力地倒在面前,像是和多年前一个画面重合,叠加碰撞延开无数裂痕,碎成尖利的刃片,一点一点嵌入心口,全是难言疼痛。
 碎裂的声音在胸口回荡,最终停成三个音节——苏沐秋。
 他还记得他温和的笑脸,记得他工作时认真的表情,记得他低头吻在自己脸上的触感,记得两人得知实习转正时那次激动的击掌,记得他一身尘土血迹躺在纯白的床单上,躺在自己的面前,记得最后一次他安静地阖着眼,连他都以为他只是睡着了,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不停提醒着真相。
 他死了。
 那个下午,他揣着烟抱着书本过马路来找他时,被超速逆向违规行驶的车撞到,当场昏迷。
 他用了整整一夜时间去挽救,还是只能看着屏幕上那一条最终平静下的直线。
 或许他该放下的,连他妹妹苏沐橙都放下了,能带着微笑将花束放在他的墓碑前。可在每一个安静下的夜晚,每一次受到那些感谢称赞,他都会想起记忆里他的笑,一如既往的温和。他本该和他一样站在同一个高度,接受一样的赞誉。他本该有更长的人生,发出更耀眼的光辉。可他的光芒,还未映亮,已经湮灭。
 他也曾恨过那个司机,恨过那些阻碍救援的人,可他一直以来从未原谅过的人,是自己。
 他是荣耀最好的外科医生,职业生涯救下了无数人命,却没能救回自己的爱人。
 这才是他一生的恨憾。

-END-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