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最后24小时/下]伞修

【文字归档区】

=私设一堆/与原著不符请见谅

=伞修/微莫橙/ooc慎


[最后24小时/上]

06:30

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脑袋里刚醒的一片混沌就被一句话清净——“12小时。”

从昨晚起所有清醒的时间里,这个声音都十分准时地提醒着自己,堪比陈果逛街淘回来挂在兴欣大厅的那个到点就会探出头鬼叫的布谷鸟钟。叶修用力闭了闭眼,一点睡意都没有剩下,只好又无奈地睁开。

清晨的光线被厚厚的窗帘挡住,房间里一片昏暗,还浮动着淡淡的烟味。老魏还没醒,隐约能听到上床不重的呼噜声。

躺着研究床板的纹路,半天才在嘴角勾出一个略略嘲讽的笑。时间都剩不多了,居然还在这里浪费。起身打开衣柜随意拎出一套衣服换上,抓抓睡觉时压得翘起的头发。

只是关门轻轻的声响里,隐隐夹杂了一声很浅的叹息。


06:48

从房间晃悠到洗手间,再从洗手间出来晃悠到楼下的早餐店。兴欣众人都没起来,走廊冷清得很。叶修一边从两边空空荡荡的房间里穿过一边摇头感叹“啧啧真是太弱了还起不来还是哥厉害啊”,完全选择性遗忘了自己昨天下午补眠的事情。

咬完咽下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叶修本还想好心带早餐回去给他们,结果一摸裤袋发现换了衣服没带够钱,便只付了自己的一份。又晃悠着回了二楼,开了训练室坐回自己的位置,动作娴熟地开机。


07:39

太阳一点点缓慢爬上头顶,光线更加饱满,透过窗子洒了一地。陈果洗漱穿戴完毕正要去厅里集合人,经过训练室看见门虚掩着。正要伸手去关,想想却不对,兴欣众人都有着随手关门的习惯,而且这还是大家平时用的训练室。排除了昨晚门没关的可能性,陈果皱眉,难道是早上没看好被谁溜上来了?

这一想她顿时不客气了,谁这么瞎啊没见挂了个非请勿进的牌子吗!颇有气势地推开门,迎接她的是一股烟味,然后下一秒她就看见电脑后那冒出的半张脸。

“谁——叶、叶修?”陈果一边努力地把快飚到顶的高音拉下来,一边恶狠狠地一手拍开开关,“大清早的你在干嘛!?抽烟还不开抽风机!”“哟,老板,早啊。”叶修头也没抬,这剽悍的声响非陈果莫属。举起手示意地挥了挥,“玩电脑啊。”

陈果翻了翻白眼,好吧这明摆着的,呆训练室里不玩电脑能干吗。“行了行了一天到晚看着电脑干什么,准备出去了。”她一脸嫌弃地看着叶修身上那件T恤,“赶紧去换件像样点的衣服。”

“嗯?你们要逛街?我不去。”叶修有点诧异地抬头,看了陈果一眼。逛个街而已,平时他们出去也不叫他啊。还大清早地出门,哪里降价了吗。

陈果很想把电脑敲在他脸上。

“敢情我昨天和你讲的东西你全忘了!不是说今天蓝雨来我们这吗,等会去机场给他们接机!”陈果狮子吼。叶修望望天花板,回想三秒:“哦,蓝雨他们要来啊。我不去了,今天有别的事。”

“有什么事啊,你昨天不还说要去的吗!”陈果诧异。身后忽然冒出个声音:“咦,老大你在这里干什么?不是说要出去吗?”包子咋咋呼呼从陈果后探出头来,然后被身后的罗辑扯回去:”包子,我的手机呢!?”“不是在床头吗?”“没有啊,快去帮我找找!”

“……”陈果无语看着俩人,转头看,叶修又低了下去看屏幕,她败下阵来,“那你是不去了是吗。我们大概午饭后回来,要帮你带饭吗?”“不用了,你们玩的开心点。”这话应该跟蓝雨的人说吧!陈果翻白眼,说了句“记得吃饭”就关了门出去。


08:14

听着门外的声音渐渐消失,叶修的手指在键盘上顿了顿,起身走到窗边。低头看下去,从兴欣网吧门口出去的一行人朝着车站的方向走成曲曲折折一条线,没几分钟就消失在转角。

他盯着那栋楼发呆好几秒,抬头看向天空。曾经的一片天蓝云白被矗立的高楼和缠绕的电线划成一块一块,连他都没察觉这个城市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繁华。看起来很陌生,但是又抹不去那一股熟悉感。

回到电脑前打开桌面上罗辑新写的发来的攻略,密密麻麻的黑字挤在白的刺眼的文档里。叶修揉揉眉心,边看边修改。

终于完工,他看着那一版黑字夹杂红字的攻略,想了想,开始在下面打字:

“罗辑,召唤兽混乱的时候,先控制你顺手的几只。”

“包子,抓住机会,但是要小心设下的陷阱。”

“小唐,有时候不要冲太猛,用走位来攻击,效果更好。”

“老魏,制作武器的材料,我看好你。”

“小乔,你的大局观很强,心思慎密,要保持。”

“小安,你的操作还是不够稳定,继续努力。”

“沐橙,带领兴欣走下去吧。”

“莫凡,给我照顾好沐橙,不许欺负她。”

“老板娘,谢谢你。”

嘴角轻轻勾起,眼睛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


11:56

关了电脑关了门走出兴欣网吧的门口,铺下的大片阳光明媚得很,叶修被刺得眯起了眼,脑袋有点点眩晕,世界混沌成一片黑白,又一点点清晰起来。

拐弯去向车站,转了好几条马路,就去到一个小巷子口。往里望去,红黄砖铺出的地面,缝里钻出的小草,店门摆出来的桌椅,蒸腾起的雾气,嘈杂热闹的声音,一切好像都是很熟悉的样子。叶修往里走去,停在一家装潢有点简陋的店前。

落座点餐,他环视着这家已经开了十多年的店,很慢很慢地一寸寸看过去。老板换了人,墙体翻新过又变旧,但仍能和记忆里的样子对上模糊的影子。如果沐橙也在,她一定能认出来这是一起他们三人常来吃饭的店。那时的店主是个很好心的大叔,总会以卖不完为由给他们多一点菜。

可惜,物不如新,人不如故。

饭菜端上来时叶修习惯性地先抿了一口茶才动筷子,鼻尖口齿斥满熟悉的味道。恍恍惚惚回到多年前,和苏沐秋争吃菜的场景。

而此时兴欣二楼厅里,突地响起一阵铃声。基于叶修不用手机的行为,这座机基本是为他而设的。

“咦?没人接?”出去吃饭了?怎么没接电话。餐厅里的陈果举着手机,疑惑地挑眉。沐橙从门外进来,好奇看着电话:“果果,叶修吃了吗?”“不知道,没人接。”陈果耸耸肩,“出去吃了吧。”“他下楼一次真是难得啊。”沐橙捂嘴笑着,和她一起走回座位。

“怎么了叶修不来吗哈哈哈他是不是怕了我们嗯我们一过来他就不敢出来了队长你说是不是?”座位里某人立刻开始爆语速。

“少天,安静一点。等会我们就去兴欣了。”喻文州安抚道。

 

01:09

付钱出了店门,叶修双手插在兜里,踩着阴影下的瓷砖往前走去。拐过转角,面前是一排小楼。他仰头看了看阳台延伸出的橙色花朵,踏入楼里。

拐弯上楼,一步一步,墙面透出陈旧的黄,台阶边上贴了许多广告,一排一排,居然意外地整齐。

在某一层楼他顿了顿脚步,看着面前一扇木门,掏出烟点上。门上面甚至还有破损的痕迹,门里隐约传出说话的声音,絮絮地混成一团,也听不清是什么。

他的嘴角好像带了点笑意,又好像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

天台边上依然堆着很多废弃的花卉,长满了野花野草,绿绿的草夹杂着浅色的花,在阳光下居然也构出了一片明媚秋光。叶修眯了眯眼,迎着阳光绕去墙的另一边,各色各种的笔迹写了满满一墙的话,乱成一团。他低头慢慢找着,终于在一群祝福诅咒怀恋的句子里找到依偎在一起的几个黑字。

苏沐秋。叶修。

他的手指抚过干燥不平的墙面,咬着烟,轻轻笑了。

而在兴欣——

“兴欣的俱乐部还没装修完毕,你们先在这坐着吧。”陈果领着一帮人回到兴欣二楼,招呼他们坐下。“叶修那个心脏呢在哪在哪上次居然耍计抢我们boss我要和他PKPKPKPKPKPKPK!”“大概还在训练室?我去看看。”陈果想着进来那么大声音那货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开门进了训练室,叫了一声却发现没人。

咦,不在?出去了?陈果眨眨眼,努力回忆着上次叶修出门是什么时候。这是什么重要事啊那货居然出门那么久?

她带着一脸疑惑关了门出去厅里:“他不在。”

 

05:25

叶修一路走走停停,花了一个下午时间,逛遍那些曾经萦满回忆的地方。曾经常去的饭店,曾经住过的房子,曾经逗留的天台,曾经去过的小店……他带着一身薄荷烟的味道,每个地方驻足一会,看看表里转动的指针,又走向下一个地方。

走多了走远了后他忽然有点恍惚,记忆看起来很多很多,到处都有。可是又好像很少很少,几乎淹没在时光的河流里。

而在兴欣众人眼里他却已经成了失踪四个多小时的失联人士。整整一个下午都还没回来这不科学啊,兴欣的人都有点急。无奈叶修从不带手机身上也不备GPS,他们无处可找。

 

06:13

转眼已是最后一站。

叶修站在墓园门口,眯起眼看着旁边“南山墓园”的字刻,走了进去。轻车熟路沿着小道走着,漫不经心,最后停在碑前。

两手空空,只带着一身的薄荷烟味还有回忆到达。

他看着碑石上笑容温和的苏沐秋,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以为那么久没来过他应该有很多话想要说,关于沐橙的,关于兴欣的,关于荣耀的,关于他的。

可是站在这里,忽然又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

叶修无言地站在那里,口袋只剩一个空的烟盒,嘴里咬着的是最后一支烟。手表的转针滴滴答答,而他只是静静看着那人黑白的笑靥。最后嘴唇轻轻翕动说了几个字,带着轻笑走近,俯身吻上那块墓碑。

 

06:30

“0小时。”脑袋里的声音适时响起,碑前弯腰俯下的人影如烟一般迅速散尽,最终湮没在夕阳金色的光芒间。

最后安静下的风声里,仿佛还轻轻回荡着那句我爱你。

-END-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