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逃脱密室]伞修/双花/林方/周江

【文字归档区】

=伞哥存活设定/世界联赛夺冠设定
=多cp如右/伞修/双花/林方/周江/莫橙/华楚←云秀李华cp名是这样的...吧= =?

——————————————————————————

密室大致就是这样的啦QVQ箭头是入口和出口,然后蓝框框是各种门推门旋转门箱子门供人爬进去or走进去QVQ房间序号是进入的顺序,请根据文章描述自行想象房间里该有的东西QVQ祝你们看得懂【。

——————————————————————————

历时一年的征程终于抵达终点,来接机接家属的战队成员们在机场迎接了世界联赛凯旋回来的中国队员。荣耀主席冯宪君表示很兴奋得快要把一个月的药都当镇定剂吞了。

回来的当晚众人们住在市区酒店里,早餐时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说刚刚下楼有人给了他个密室逃脱的传单等会去看看BALABALA。众人表示赛季结束也没事干,除去几个逛街看风景去的,最后留下的二十四人决定等会集体去密室逃脱玩玩。

 

密室逃脱的地方离酒店不远,一群人浩浩荡荡抵达那间不算大的等候厅,喻文州去前台问那个店主妹子有什么密室能玩。那妹子看清他们的脸时几乎就要尖叫着下楼跑圈,看着一群耐心等待的大神们内心一片弹幕疯狂的奔过来奔过去——卧槽卧槽卧槽这是喻文苏这是叶神这是苏神这是乐乐这是大眼这是周泽楷?!麻麻我的眼睛要被闪瞎了!卧槽作为一个荣耀粉有生之年能亲眼看见活的简直死而无憾了好吗!

喻文州看了眼电脑屏幕没退出的荣耀游戏就知道妹子在愣什么了,笑了笑又问了一遍妹子有什么密室。妹子回过神来连忙找出一沓印好的介绍,一边分给他们一边在激动地在心里尖叫天啦我好想把它换成签名本啊!!大神们你们给我签个名我一分钱都不收!!免费玩没时限没期限!!!

一共有七个密室,五星、四星、三星难度的各两个,还有一个二星难度。拿到介绍的众人第一个就把二星难度的小清新天空之城PASS掉了,规定每个房间进的人数是七到十二个。这里二十四人正好分成两组,分别挑战五星的无人生还和寂静岭。

无人生还的设定是众人被一个神经病绑架在了他的公寓里,要在无水无食物即将死去的情况下找到线索逃出房子。而寂静岭的描述挺渗人——在一家被遗忘的精神病院里有个女人和他女儿死了,然后某一家人的女儿一直梦到这个从未去过的地方BALABALA……受到了苏沐橙楚云秀俩妹子坚决的抵抗。至于戴妍琦……她表示自家队长在她什么都不怕(・∀・)。

经过一轮鸡飞狗跳争抢四大心脏的讨论,众人十分不和谐地分了两组:

无人生还组:叶修,苏沐秋,苏沐橙,莫凡,张佳乐,孙哲平,方锐,林敬言,周泽楷,江波涛,楚云秀,李华。

寂静岭组:韩文清,张新杰,方士谦,王杰希,肖时钦,戴妍琦,刘小别,卢瀚文,喻文州,黄少天,唐昊,孙翔。

被叶修各种开嘲讽的黄少天等待过程里没少嚷着PKPKPK,最后两组人决定比赛谁先出来,惩罚是输的人的给赢的人各买一瓶饮料。

等待工作人员准备时店主妹子星星眼地来求签名,然后大手一挥免了众人的费用——哦呵呵呵呵全联盟大神们的签名啊哦呵呵呵呵!!←妹子心里的咆哮。

准备完毕,两组人分别站在了各自房间的入口。店主妹子表示进去后就开始计时,一小时为底,加油一番后,两组人开门进去。

寂静岭那组的经历画面十分美好壮观优雅可爱不适宜观看,所以让我们来看看无人生还组的情况(o゜ω゜o) 。

 

推门走进去,妹子叮嘱固定的东西不能拆电线不能碰,说其实这里没有寂静岭吓人只有那么一丢丢恐怖,嗯就是有只手^^。看着妹子一脸微笑沐橙和云秀也保持着一脸微笑,然后在心里默默想我要不要趁门没关赶紧逃出去。

妹子出去关好门后,众人开始晃着手电筒打量这个地方。本来只能配备四个手电筒的他们在沐橙云秀各种撒娇恳求下多要了两个,十二个人正好每俩人用一个。

墙上贴了黑紫底白纹的墙纸和一个大大的一,表示这是一号房间。安了个小小的墙壁灯,暗黄的光填满不大的空间。另一边靠墙的是个楼梯,只到房间一半高度。旁边墙上粘了个书架,架子上粘了几本书。加上诡异风的背景音乐,至此,只有这些。

没多犹豫众人就开始四处找线索。叶修“啧啧”地抬着手电筒扫过每一寸架子:“阿秋你说这会不会哪里突然伸出只手来?刚刚我看到墙上便签有人说是只沾满鲜血的手哦。”“……闭嘴。”苏沐秋瞥了一眼脸又白了一分的自家妹妹,咬牙切齿地伸手敲了一下叶修脑袋,转身摸着书架子和书本,试图找出点暗格什么的。

“……你个妹控。”叶修瞥了沐橙一眼后就知道苏沐秋咬牙切齿想吃谁了。沐橙白着脸死死拽住莫凡的手,两人凑在一起用手电筒照着墙角。从刚刚进来开始他们俩的手就拉在一起没松过,苏沐秋已经盯了半天,恨不得把莫凡踹开抢回妹妹。

“这架子上面和下面各有个长方形的洞诶,靠着墙。”叶修照了照架子,“干什么用的?”“先留着吧等会再看看。”苏沐秋也探头来看了看。

“……乐乐你在干什么= =。”孙哲平站在楼梯边很无奈地看着张佳乐咚咚咚踩上楼梯,趴在墙上试图往里看。房间上面并不是天花板,还有部分悬空的铁架子。但其实除了看清密室大致格局之外也没啥了。“我看看有什么。”张佳乐努力踮脚往里看,半天挫败地回头,“算了啥都没有。”

而点心大大和林大大正在研究楼梯。

“老林这是空心的吧?楼梯可不可以打开啊?”方锐一脸严肃地看着楼梯,左推推右拽拽。林敬言没他那么凶残,举起手电筒照了照楼梯的台阶:“看,这里有拼接的痕迹。”“哈哈哈那就是能打开了!快来快来帮忙!”方锐回身招呼众人,在一圈手电筒照射下几人用了半天力终于拽对了地方,抽出了楼梯最上面阶梯的木板。

然后呢?孙哲平俯身过去照了照:“空心的,没有东西。”

“……废物点心你行不行啊?”叶修嘲讽脸。“……哼。”被鄙视的点心大大撇嘴,不服气地继续找着。

“这里。”正忙碌着,在楼梯边的周泽楷也开了口,指指楼梯第三阶。“队长说这里可以推开。”江波涛照了照楼梯,伸手推了推,木板一点也没动,“这好像挺难推的。”

又围了一圈手电筒,周泽楷、孙哲平、苏沐秋三人开始努力推那块台阶。

 

“……这好沉啊。”孙哲平用着力。“嗯。”苏沐秋点点头赞同。“哥哥加油~”苏沐橙笑着踮起脚,给他们照着楼梯。

“呼——”阶级往里慢慢挪动着,苏沐橙眼尖,最先注意到了阶梯被推开的地方似乎挂着个东西,被几人的影子遮住。“哎云秀,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苏沐橙戳了戳楚云秀,指了指。“好像是哎……是什么啊?”楚云秀也好奇地探过来,两人尽量凑近努力分辨着木板上的不明物。

……“啊!!!!!!!!!”

然后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猛地爆开,沐橙和云秀果断往回跳,撤回自家恋人后。

众人全被吓了一跳,纷纷停下了动作。“沐橙?怎么了?”苏沐秋赶紧转身。沐橙却只是趴在有点莫名其妙的莫凡背上,指着楼梯说不出话。“……哦,那只手出现了。”叶修一脸淡定地举起手电筒照向楼梯,台阶被推开了一大半,空心的楼梯像个箱子。然后那块木板上……粘了一只血淋淋的手。

“卧槽!这什么啊!”张佳乐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靠靠靠我的眼睛!”方锐站在楼梯边把那只手完整看了个清楚。

“……这手做的……真是逼真。”江波涛努力找出语言来形容。

“……”周泽楷默默撇开了视线。

“好啦好啦,就是只手。”李华无奈地拍了拍楚云秀。

“那只手有多恐怖你造吗!”楚云秀怒瞪。

“这是硅胶做的吧。”林敬言摸摸下巴开始研究。

“嗯,应该是。”孙哲平点点头。

“……没事吧?”莫凡侧头看着趴在肩上的苏沐橙。

“没。”苏沐橙埋着头有气无力地答。

“……!!”苏沐秋想把莫凡吃了(。皿。メ)。

“行啦,大惊小怪。”叶修不以为然地拿手电筒照了照,“哟,下面有几本书哦。点心大大你去拿吧。”

“为什么是我?”方锐撇嘴,翻入跟箱子一样的楼梯里,躲开那只晃悠悠的手低头去摸那几本书。叶修接过书塞进柜子:“哪里有门开了吗?”“没。”苏沐秋走过来,抽出书又放回去,“是不是摆放的顺序?”“随便试呗。”叶修拿出一本,正要放回去,就听手里的书有阵轻微响声。

“咦?”叶修奇怪地晃了晃书,书本来就只是装饰是空心的纸皮,这么一晃就听见咚咚咚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晃着,“有东西在里面。”“……这个没有。”苏沐秋学着他晃了晃另一本书,什么声音都没有。

“怎么拿出来啊?”苏沐秋把那书翻来覆去,随手给了周泽楷,“你来。”

周泽楷皱着眉继续翻来覆去,江波涛也凑了过来,折腾半天就听见轻轻的一声响声,什么东西滚落在地上。“……硬币?”东西恰好滚至脚边,沐橙弯腰捡起来,好奇地看了看,递给苏沐秋。

“这怎么用啊?撬门?这里连门都没有。”爬出楼梯的方锐大大过来凑热闹。“刚刚那不是有个洞吗?”林敬言扬扬下巴。

“嗯。”苏沐秋转身将看了看那个开出的小洞,比了比大小将硬币塞了进去。然后“嗒”一声硬币从下面的口落出,还以为没有用,就听周泽楷说了句“门”。转回去看,楼梯最里面靠墙的地方开了一扇小门,目测高度大小……只能爬过去。

叶修拍拍孙哲平和周泽楷:“辛苦了。”

 

叶修和苏沐秋率先钻了过去,然后是白着脸努力不去看悬挂木板上那某个人体部件的俩妹子,最后是俩身高的衣架子。第二个房间上标了个大大的二,角落一张支零破碎拼接到一半的床架子,搭着张绿色的毡垫。另一边是一个梳妆台一把椅子,两个抽屉都上了锁,没锁的柜子空无一物。梳妆台本该是镜子的地方贴了张图片,一个女的拥着一个小孩,走的依旧诡异风。

桌面放了张类似日记本的纸,张佳乐随手捞起来开始读:“我的妻子和女儿去世了,我把她们的东西摆在房间里,看见它们,就好像看见了我妻子和女儿一样……”

“张佳乐你敢读的更有感情一点吗你这是在念遗书啊?”叶修嘲讽。方锐凑过去看:“啧这字好丑啊!”

“滚滚滚!又不是我写的!”炸毛的乐乐被孙哲平拖走顺毛。

 “哎,继续找吧。”边摇头边心想光天化日不对黑天化灯秀恩爱遭雷劈的叶修晃了晃手电筒,然后被苏沐秋顺便揽住了肩膀。

其实秀恩爱的是你吧叶神大大。

“是不是要把这床拼起来啊才有门开啊?”方锐继续严肃脸。“应该……”江波涛看看这一地支零破碎的木板木条觉得脑袋有点疼,“……不是吧。”“……这工程也太大了。”林敬言表示有点不科学。“……”周泽楷面无表情看着床不说话,内心:你在开玩笑。

另一边缓过了点神的俩妹子也开始拉着人左碰碰右碰碰,李华摸墙纸时被楚云秀撞了一下手上用了点力,然后就听“哎”一声,半堵墙壁直接成了扇旋转活动门,通外面的走廊。

“……”尼玛工作人员没告诉我这门特么这么好开啊。

“哟小李干得不错。”叶修挑挑眉。

呵呵呵呵呵呵呵←李华的内心。

旋转门正对着对面房间紧闭的门,门口一幅和梳妆台上一样的缩小版诡异图片。旁边一个小窗口,可以看见房间里墙上挂了个日历栏,零散摆了几个日期数字的卡片。先走到走廊尽头的孙哲平喊了一声:“这里有个密码锁。”

“我最恨解密码锁!”张佳乐忿忿地回二号房间找密码线索。“是解不开吧。”叶修笑了一声。“……叶不羞你滚!”

“这怎么开啊……”沐橙一边嘟囔一边在化妆台找着别的能用的东西,弯腰得难受干脆直接坐在椅子上,然后被图片后突然亮起的光吓了一跳。红色蓝色的光从照片后透出来,照片上的人更诡异了。“灯?”莫凡和沐橙愣愣对望一眼,旁边的云秀和李华还有走廊的几人也凑了过来。“怎么亮了?”“不知道啊,坐上椅子就亮了。”沐橙也是莫名其妙,试着起身,灯果然灭了。

“也没透出什么字啊,应该以后才会用到吧。”云秀观察了一下照片。一边莫凡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沐橙看见了正有点奇怪,还没开口然后就见莫凡伸出手,开始扳那块图片板。

“莫凡?”沐橙看着莫凡面无表情扳着图片,忽然觉得那图片有点疼。

“嗯。”莫凡应了一声,成功将图片扳了下来,在几人疑惑的眼神里走去对面门,将手里的图片板压在了对门的照片上,然后“咔”一声,门开了。

“哇塞!”沐橙星星眼。莫凡回身把照片随手搁在桌上,看她一脸你好厉害的表情,眉眼柔和了一点,动动嘴角笑了笑。

 

让我们来无视身后妹控症发作的苏大大,到这个贴了个三的三号房间看看(=゜ω゜)ノ。

三号房间空的可以,只有墙上一个日历栏,可以将日期数字摆在每一栏上。上面摆了几个数字,地上散落着一堆日期牌混着月份牌。右边地上放了一个大箱子,只有朝左的一面开了口,另一面抵着墙,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方锐林敬言张佳乐孙哲平四人凑在一块整理着,把日历牌按顺序摆上去,看看有什么规律可循。而叶修苏沐秋周泽楷江波涛四人围着那个突兀的箱子,敲一下拽一下找有什么玄机。

“这箱子干什么用的?”叶修敲了敲,“木质好像不错?”“你就乱扯吧。”苏沐秋翻了翻白眼,皱了皱眉打量着。“……是不是又是推的?”李华猜道。“试试?”苏沐秋试探地推了推,然后……箱子被往里推进了一点。

“……”“这里有门可以进去。”苏沐秋蹲下来钻进去,身形消失在箱子里,声音从里头传来,“这里是四号房间。”

叶修和李华也跟着钻了进去,再然后是好奇的沐橙和纯粹被拉着的莫凡。周泽楷木着一张脸看了看箱子,转头凑去另外研究日历牌那四人那去了。江波涛看见他面无表情地走开笑了笑,也跟着过去问他们:“怎么样?”

“少了几个数字,4、15、21和23。”孙哲平回头。“然后12这块板是粉色的。”张佳乐也回过头来,晃了一下手里写着12的日期牌。林敬言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别的也没什么了。

“那就这几个数字拼一起试一下密码锁?或者是摆上去后缺的日期数对应的星期?”江波涛想了想。“嗯。”周泽楷点点头同意了自家副队的提议,率先转身往密码锁那走去。“那想到什么数字组合都和他们说一下吧,都试试呗。”方锐直接提议,往箱子连接的那三号房里喊了一声,“里面的,想到什么数字组合都说说。”

“哦。”一声漫不经心的回应。

此时的四号房间里……

最先钻进去的苏沐秋举着手电筒打量着这个四号房间。这个房间不怎么透入外面的光线,即使墙上有盏灯也很暗。房间贴了数字字母混合的墙纸,溢满暗红的灯光。箱子钻出的出口边贴了两排海绵贴,分别写着红、黄、灰、绿、紫、橙、蓝、粉、黑八种不同的颜色。这是什么?苏沐秋疑惑地用手电筒扫了扫,光线在海绵贴上晃来晃去。

“呼……阿秋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叶修也终于钻了出来。“嗯,这个。”苏沐秋示意。

“是颜色啊,”然后是沐橙,“红,黄,灰,绿,紫,蓝,橙,粉,黑……这都是什么啊……”她征询地看向莫凡,莫凡却也摇了摇头。

叶修拽住要暴走的苏沐秋,笑着对后面的李华打招呼:“哟,不去照顾照顾你家柔弱的云秀队长?她不是怕鬼吗?”“呃……队长在外面。”资历太浅不足以应付某心脏的李华尴尬地摸摸头。

“……叶不修别以为我在外面我就听不见你说什么!谁怕鬼了!”云秀的咆哮声。

叶修无辜地耸耸肩,俯身看着那一堆写了颜色的海绵贴。苏沐秋顺手搭在他背上:“叶神大大发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叶修答着,继续看着那些海绵贴。然后身后……

“哥哥这里有把钥匙!”沐橙惊讶的声音。

“是那个抽屉的钥匙吧。”李华想起那个诡异图片的梳妆台。沐橙点头:“嗯,应该是了。”她干脆地蹲下往三号房间里兴冲冲地钻回去准备去二号房间开抽屉——在没找到门之前,出入口只有这个神奇的箱子。

苏沐秋看着兴致很高钻回去的妹妹也笑了,然后遭到了直起身后的叶修毫不留情的鄙视:“苏大大你的口水要流下来了,对着自家妹妹你能别那么饥渴吗?”

“……”白了一眼旁边抱着手满脸漫不经心的叶修一眼,苏沐秋忽然坏笑了一下,凑过去抱住他,垂头轻咬了一口他的耳垂。

“……卧槽槽槽槽!!”叶修被吓了一跳,死死咬着牙差点没压好声音喊出声来。耳根迅速红了。“苏沐秋你能别随地随时发情吗!外面还有人呢!”“哼哼,”苏沐秋意味不明地笑两声,“阿修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你……唔唔。”成功被堵嘴。

No zuo no die呢叶修大大╰(●'∀'●) ╯。

“又是一张纸哎。”苏沐橙成功打开了一个抽屉的锁,拿出那张微黄纸张,“我的女儿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我的妻子最喜欢的颜色是蓝色……”“红色和蓝色?顺序?”楚云秀皱皱眉,走回去朝仍呆在四号房间里懒得出来的两位喊了一声,“红色和蓝色的顺序。”

“……顺序?”苏沐秋和叶修都一愣,随即看向那些海绵贴。苏沐秋数了数:“竖着数红是一蓝是六,横着数红是一蓝是四。”

“哦。”收到回音的江波涛应了一声,“一六一四,所有组合都试一遍好了。”周泽楷点点头,在手电筒的微弱灯光下转着密码锁。

经过半天的折磨……周泽楷摇摇头,江波涛会意,喊道:“不对啊,还有别的组合吗。”

“相加?相乘?或者别的?”“我觉得不太可能。”也钻进了四号房间的张佳乐和方锐凑在一块数数字。“或者换种方法数?”“比如倒过来?”外面三号房间的林敬言和孙哲平也在讨论。“那……坐标?”“……咦?这个好像可以。”林敬言眼睛一亮,朝里面喊:“报一下红色蓝色坐标。”

“坐标?唔,一四二三……或者零四一三。”张佳乐数了数,朝门板外喊,“周泽楷你试试。”又收到一串数字的周泽楷低头继续拨着密码锁。

“嗒”一声,锁开了。“打开了!”江波涛惊喜。

“可这门怎么开啊。”李华皱了皱眉,没把手没法拉推也推不动……

“这里面开的吧。”仍在四号房间里没来得及出去的叶修注意到头上一条推动门的滑槽,撞了撞苏沐秋的手肘,伸手试着将门拉过来。墙外的人便看着门缓缓往左边挪去……“开了!”

五号房间一片绿绿的幽光,周泽楷拿着手电筒扫着墙壁,墙上贴了和四号房间一样的墙纸,还贴了许多巴掌大小的海绵贴,写着不同或相同的数字。

“这都是什么啊……”方锐拽着林敬言一个个看过去,皱着眉抱怨,“四,十二,四,六……这是九十二还是十二啊,根本就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嘛!”“……不会要都记下来吧……”楚云秀幽幽地说着。“我看着就晕……这里灯光真瘆人。”沐橙嘟嘴看了看满室绿光,离莫凡又近了一点。

“大孙我好累!QAQ”张佳乐干脆整个人挂在了孙哲平身上,闭着眼哼哼。孙哲平无奈地看着趴在自己肩膀那颗深红色的脑袋:“累了就去坐一下吧,那边不是有椅子吗。”“你和我去。”张佳乐继续哼哼,揽着他脖子一动不动。孙哲平无奈地理理他的头发,半拖半带地去了二号房间。

围观的众人表示闪瞎了,尼玛秀分快啊!

“怎么样找到线索没?”叶修和苏沐秋也从四号房间撤了出来,转过来叶修一晃手电筒再次瞎了一圈人的眼——“卧槽叶修把你的凶器放下!”——被闪了个正着的方锐大大。

“什么都没有。”江波涛无奈地耸耸肩,几人也摇摇头作思考状:“难道要把数字拼起来?”“可这里又没有第二个密码锁。”“是不是要扯下来?”“没见人家说墙上固定的东西不能拽吗= =防的就是你吧。”“是不是又是感应什么的,那个日历牌?”……然后就见里头的莫凡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钥匙。

……所以说想多了的是我们吗。众人望天花板。

钥匙对应的是第二个抽屉的锁,方锐拿出纸一本正经开始念:“最近记忆好像变得很差……总觉得把什么重要的东西记在背后了,但是是哪里呢……卧槽我觉得我背后有点凉。”方锐抖抖肩膀,向林敬言凑去。

……方锐大大你最后那句一出来画风全毁了好吗。

“背后?什么背后啊?”苏沐秋蹙眉。叶修也是无奈:“这线索给的,话也不说清楚。”“话说那边日历牌的月份牌有几个是磨损的呢,是不是这个背后?”张佳乐恹恹地趴在椅背上开口。方锐也想起,“啊”了一声:“有可能啊,先拿来看看?”“这里又没有第二个密码锁,有什么意义吗。”孙哲平无奈,拨了拨张佳乐垂在眼睛上的头发。

“我倒是看见三号房间的右边下面有门,不太明显而已,现在应该就是去开那扇门了。”苏沐秋回忆道,指了指那门的方向。叶修也想起:“按这房间的布局那边应该还有个房间,但是怎么开我就不知道了。”

“果然重点还是五号房间吧。”江波涛头疼,“那都是些什么数字啊。”“感应?”周泽楷也不确认地冒出了两字,猜测地看着江波涛。“队长你是说拿日历牌感应?可是这跟背后好像没什么关系吧……”“试试呗,反正都是给我们折腾的,什么方法都是一遍总有个是对的。”方锐摆手。“那不是有个粉色的日历牌十二吗,这个?”林敬言也猜。方锐拉着他就出了二号房间:“试试吧。”

“没用!”片刻后两人的声音从五号房间传来。

“唉……”众人叹气,认命地又开始左摸摸右碰碰看哪还有线索什么的。叶修也觉得腿有点软,将手电筒给了苏沐秋就靠在墙上随便打量着房间,看见梳妆台上发光的LED灯管时顿了一下:“这灯什么时候开的?”

从张佳乐坐下时开始这灯其实就一直亮到现在,但因为暂时还没被挖掘出作用又不是很突兀,反而还被无视了。

“一直开着,坐在椅子上就亮了。”苏沐橙听见他问,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是不是投影或者透光什么的?”楚云秀猜测。“这个可以有,”张佳乐眼一亮,朝外喊“方锐,十二的日历牌拿来一下!”

“……干嘛?”方锐正在走廊研究那个小窗口有没什么感应,就被点了名。奇怪地进了二号房间,张佳乐拿过他手里的日历牌就放在了灯光前。果然,光线经过折射成了黄色和橙色。

“黄色橙色?”张佳乐奇怪地看向孙哲平。“……又是颜色排序?”孙哲平思考状。“应该是了,排序多少来着?”“黄色应该是第一排第二个,橙色是……”苏沐秋皱着眉想了半天,还是放弃了,“忘了,再进去看看吧。”

再次钻进去又钻出来的李华表示黄色第一排第二个,橙色第二排第三个。

“二十三?三十二?”和苏沐秋又回去五号房间,叶修找着墙上的海绵贴,找到二十三毫不犹豫戳了下去。然后就听走廊那边江波涛喊了一声:“门开了!”

最后一个房间是六号房间,之所以是最后一个是因为苏沐秋表示,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空间了。这个六号房间应该就是打开出口的关键了。

六号房间开的门偏偏不是走廊上的那一扇,而是三号房间里苏沐秋曾经指出的那个小门。一群人钻进去才知道所谓的关键……墙上的电子按键密码锁。看起来就是开口的门的锁了。旁边还粘了张纸。别的地方都是空荡荡荡。

这一次读纸的是林敬言:“啊,我想起来了,二十三是我女儿的忌日。是我在那个寒冷的冬天亲手杀死了我女儿。然后在那个月结束的前两天,我杀死了我的妻子。那是一年中最特殊的一个月。不,不是我,是你们杀死了我的妻子和女儿!是因为你们嘲笑我,我才……我要把你们都杀死,然后去陪我的妻子和女儿,哈哈哈~”

“……这写的人真欢脱。”方锐抽抽嘴角打破莫名而起的寒意和沉默,指了指那个销魂的波浪线。“别管波浪线了赶紧想密码吧,我们可是在和黄少天比时间的,要是输了这整个回程的后果……呵呵。”叶修不明意味地呵呵两声,众人一身冷汗地想象了一下全程文字泡轰炸,立马十分团结地开始猜密码。

“一般这种密码都是四位数的吧?”“应该是。”“寒冷的冬天……是十二月?”“女儿的忌日是二十三,一二二三?”“十二月三十一天,前两天就是二十九,一二二九?””……都不对。“试密码的苏沐秋摇头。

“那还有什么啊……相加相乘?”“互减呢?”又一轮讨论,叶修无聊地靠着墙,忽然看见有个小小的扣锁。“嗯?”奇怪地拨了拨,“嗒”一声,六号房间连接走廊的门就这么开了。

“……”呵呵呵这个密室的门真是好开啊呵呵呵呵。叶修面瘫脸。

“……咦?”“门开了?”“试对了?”里面的人不明所以地看着彼此, 六号房间因为开了门光线一下亮了许多,视野清晰多了。“淡定,不就开了个门。”叶修恢复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凑去苏沐秋那里研究,“不是十二月?”

“都试过了,不行啊。”苏沐秋摇头,“寒冷的冬天,十二月,一月,二月……是不是二月?”“一年中最特殊的月份……有可能,二月不是有二十八或二十九吗?”叶修眼睛一亮,“快试试,零二二三。“”……这个也不对,那零二二七?零二二六?“女儿的忌日不对,苏沐秋开始试妻子的。

又是“嗒”一声,外面明亮的灯光涌入走廊,冲入昏暗室内,出口开了。众人欣喜地欢呼了一声,从出口出了去。

“呼……谢天谢地,终于出来了。”沐橙靠着莫凡长呼一口气。

“嗯。”莫凡点点头看着她,眼里带了点宠溺。

“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只破手!”重见天日的云秀表情阴沉沉。

“呵。”李华笑着看她一脸郁闷的表情,安慰地牵住她的手。

“好累。”张佳乐整个人又挂在了孙哲平身上,嘟囔着不动。

“去那椅子上坐一下吧。”孙哲平看了看等候厅里的座位,拖他过去。

“下次说什么我也不玩了……林大大我好饿。”方锐也学着张佳乐整个人挂在了林敬言身上。

“去坐会吧,等会我们去吃蛋糕?”林敬言提议,笑着看他一下子亮起来的星星眼。

“……”默默看了看贴在一块冒爱心的林方,周泽楷扯了扯旁边江波涛的衣角。

“嗯?……队长你要是想吃,我们等会也一起去吧。”江波涛会意地笑,看着周泽楷的表情从QAQ变成了QWQ。

“那么多声‘嗒’只有这声最好听啊。”走出来迎接室内明亮的光线,叶修深呼一口气,摸出烟咬上。

“是啊……不许抽!吃糖可以。”苏沐秋懒腰伸到一半就看见叶修欲行不轨,一把夺过烟,不过还是好心地给他塞了颗糖。

“话说话唠呢?”叶修话音未落,对面的门就开了,一串文字泡比人出现的还快:“哈哈哈哈我们终于出来了叶不羞那个家伙说不定还在里面呢哈哈哈哈哈哈——卧槽!?”

寂静岭的人陆续走出来,叶修朝着看见他瞪大眼说不出话的黄少天心情很好地挥挥手:“嗨。”“卧槽你们居然已经出来了你们不会玩过吧!”黄少天一脸吞了一斤秋葵的表情。

“你们都破了纪录呢,无人生还组用时三十九分,寂静岭组用时四十分。”妹子笑着过来给他们开存物柜子的锁,“欢迎下次来啊。”

“呵呵,愿赌服输。”叶修笑得让黄少天很想一脚踹他脸上。“靠靠靠靠!算了,要什么饮料啊,小爷我好心给你买了。”黄少天郁闷得很却又没办法。

“嗯……”叶修沉思状,恍然大悟,“那就来一瓶三升的可乐吧。”

“……卧槽叶不羞你给我滚!!”

“愿赌服输哟黄少天大大。^^”

“靠靠靠靠靠!”

-END-

——————————————————————————

=写这种杀死脑细胞的文我真是够了……我在主要写剧情还是基情感情之前徘徊了好久!!

=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些机关什么的你们看懂了多少……

=密室所有设定都来自本人那天作死去玩的密室逃脱……略微改动了一点。

=玛旦那只手吓死我了……我就是那个第一个发现看见的人啊啊啊啊!!

=她们一群多淡定你造吗她们居然还去碰那只手!没错就像大孙和老林一样!

=我当时就是从那手旁边钻过去的啊吓疯了好吗!我觉得它随时会掐住我把我拖到地狱啊!

=不好意思作者疯病发作了【。

=谢谢观看【。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