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思恋]双花

【百粉贺】

QVQ我周六才四十九点文周三居然就满百了wwww

QVQ四十九点的文我还没摸出来....百粉就不点了...嗯.....【。

QVQ作为祝贺什么的今天拼死写完了这双花……已阵亡【。

百花战队嘛ww百粉www【我会告诉你这篇很久前就开了只是一直没填完吗!

——————————————————————————

【文字归档区】

=双花/双向暗恋/私设有/ooc慎/文笔渣【。

=时间线可能乱..写到后来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歌:会呼吸的痛]——

张佳乐没想到他会看见孙哲平。

他那时正在回俱乐部的路上,咬着根棒棒糖耳朵挂着耳机跟着挤在人潮里一点点往车站挪去,脑后的马尾跟着他慢悠悠的动作晃啊晃。他亲爱的张副队和队长趁夏休期去了蜜月旅行,没人查房的这几天他终于能玩手机玩电脑半夜三更都没人拔电源。

夜晚的城市溢满灯火繁华,喧哗声像潮水般扑来。张佳乐无聊地乱转着视线,不经意就看见不远处的一人。心跳瞬间漏了一拍。

孙哲平……?

那边的人套着件黑色夹克,双手插在裤兜里,微侧着头和旁边的人在说着什么,嘴角有点翘起,还带着笑意。张佳乐含着那根棒棒糖有点愣,孙哲平怎么会在这里?

发愣间一路公交车已经到达,孙哲平夹在一群人里挤了上去。张佳乐来不及多想,看也没看车是不是自己要坐的那辆,就跟着他跳上了车。

在车里高低人群的缝隙中张佳乐能清晰看到孙哲平的微微侧过的脸,好几年了也没什么改变,他看得有点呆。看见孙哲平动了动脑袋像是要看向自己的方向,他才连忙压低了帽子,一阵心虚。

在心虚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喜欢了这个人很久。

 

耳机里的歌声太熟悉,歌词旋律不知在多少人口中流连过,很温暖却让人想要落泪。

“在东京铁塔第一次眺望,看灯火模仿坠落的星光,

我终於到达但却更悲伤,一个人完成我们的梦想。”

“你总说时间还很多,你可以等我,

以前我不懂得,未必明天就有以后。”

回忆这种事情他向来做不好,从网游里相遇到线下会面,再到赛场,值得回忆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反而在时光里模糊成了一团,留下的是堵满心口的温暖的甜。

最开始的心动,应该是,他隔着屏幕朝自己伸出手,问自己要不要和他组合的时候吧。

然后两人开始聚在一块,玩荣耀,聊天,偶尔出去搜集城里各种美食。最初的俱乐部宿舍条件差,两人挤在一间房睡上下床。但是每个晚上回来总是累的不想动,他就干脆直接扑在下面孙哲平睡的那张床,最后总是两人挤着一张床睡到天亮。

然后在一路联手打出繁花血景,眼前的一切绚丽得像一场梦,承载所有心血带着年少轻狂和干劲,站在最接近奖杯的舞台,之间却还是被却邪划出一条银河。

第三赛季,嘉世冠军,百花亚军。

嘉世的粉丝欢呼雀跃,百花的粉丝沉默无声。嘉世的队员面带笑容,百花的队员懊悔不甘。

张佳乐也不甘心,没有谁是甘心的。可冠军已有主。这是他得的第一个亚军。


那年是百花主场,却败给了上门而来的嘉世。那天晚上队员们没太多聚集就散了,说是回去调整心情。张佳乐自己一人爬到俱乐部楼上的天台,抱着膝盖坐在上面看着星星发呆。

听到后面一阵轻微声响时他还以为是天台的门没关好,然后就听有人叫了他一声乐乐。不用回过头就知道是谁,只有他才会这么叫他。

孙哲平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坐下,递给他一听可乐:“喏。”“我想喝酒。”张佳乐看了一眼可乐没有接过,撇撇嘴,闷闷地像个闹脾气的孩子。孙哲平看他赌气一样的表情笑了一声,将可乐塞进他怀里,伸手挽起他垂在耳边的头发:“不许喝酒。”

张佳乐不满地哼哼两声还是屈服,拉开可乐拉环仰头灌了一口。冰冷的液体一路向下在胸口延出一片冷意,气泡炸裂刺激得口腔一阵发麻。孙哲平也正在灌着可乐,转个头就看见他仰起一个弧度,侧脸到喉结到脖颈,在背后微弱的灯光下映出一个剪影。

 察觉心跳一瞬的加速,他赶紧抬头装作漫不经心又灌下一口可乐。手指无意识玩着扯下来的那只拉环,想套在指上却又太小,只好就在手里翻来翻去。可惜天黑灯不亮,不然孙哲平一定能看见,张佳乐发红的耳根。

那天晚上孙哲平陪他在天台坐了一个晚上,两人乱七八糟聊了很多有的没的。张佳乐最后困得不行,整个人靠在孙哲平身上连眼睛都睁不开。他听见孙哲平在耳边无奈叹息了一声,伸手理了理他的头发,背起自己回了宿舍。

暖意和心跳一起从孙哲平的胸口透出贴近张佳乐的胸口,张佳乐趴在他背上闻着他发间淡淡的薄荷味道眼皮又重了几分,无意识地蹭了蹭更加贴近。

当然第二天醒来回忆起时脸颊到耳根全红了在孙哲平疑惑的眼神下拼命摇着头,又是另一回事了。


张佳乐忍不住扬起嘴角笑了笑,伸手拨了拨帽子下被风吹乱的头发。他抬头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孙哲平。笑容依旧温和,好像什么都没改变,但明明许多事情都已面目全非。

“没看你脸上张扬过哀伤,那是种多么寂寞的倔强,

你拆了城墙让我去流浪,在原地等我把自己捆绑。”

那年他手伤中途退役,那年再也没有繁花血景,那年他消失得干净彻底让张佳乐无从寻找。他只留下满脑子的记忆和满屋子存在过生活过的痕迹,清晰可循,可就是少了那么个人。

张佳乐曾经打趣说过世界真小,两人居然能在荣耀里遇见。

后来才发现世界很大,一个人存在到消失,拐过转角登上飞机,手机无人接听QQ不上不回,居然就像从未出现。

“你没说你也会软弱,需要依赖我,

我就装不晓得,自由移动自我地过。” 

孙哲平退役之后百花士气不可否认地一阵低迷,张佳乐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该开的会照常开,该做的计划照常做,该鼓舞的士气继续鼓舞,正常得很不正常。

可他最后还是没能领着百花站在冠军领奖位上,只获得了一个最有价值选手称号。没有了落花狼藉的百花缭乱,心志再坚定动作再强横,也不能以一人之力摧毁所有防御疯狂前进。

第五赛季,微草冠军,百花依旧亚军。

只是这一年,再也没有那个人陪他在天台吹风聊天,递给他一罐冰可乐。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它活在我身上所有角落,

哼你爱的歌会痛,看你的信会痛连沉默也痛。”

还有一个可是,他从未放下过那份思恋。无论张佳乐承不承认。

他看着百花缭乱时总觉得旁边还该有一人的影子,他看着战斗时光芒飞溅的屏幕时总会回想起绚丽的繁花血景,他看着那张落花狼藉的账号卡看着玻璃柜子里亚军奖状看着他送的耳机手套时,总会想起有那么个叫孙哲平的人,出现在他生命里,然后离开。然后就是左胸口颤栗的心疼。

又一个赛季,张佳乐操作百花缭乱再次踏入赛场。独入战场独自行动,好像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第七赛季,百花再败微草,第三个亚军。

他面无表情地参加发布会,面无表情地宣布退役,面无表情地推开话筒离开。始至终张佳乐都没带上一点情绪。他甚至在想那人有没有看见,会不会觉得他冷血。

后来休息一年去到霸图继续冲击冠军。心怀愧疚的他潜回网游里的百花谷,却没想到居然碰见了孙哲平。那晚繁花血景再现,映亮整个屏幕,晃花张佳乐的眼睛。

他问他过得好不好,他看着聊天框半天,说还行啊霸图伙食挺不错。

他们认识九年,他暗恋八年,思念五年。那,他呢?

他记得孙哲平对他的所有好,仔细收藏两人的手办周边,想他这些年可能经历的事情……却再也没有见过他。兴欣对嘉世的那场挑战赛吸引了荣耀很多大神去看,他也是其一。本来是好奇兴欣对嘉世的结果,却措手不及地在选手席看见了他。

脑袋轰隆隆一片声音碾过去,张佳乐当场就愣在那里。

后来他在离开的通道里堵住了孙哲平,在对方惊讶前一拳挥了过去。却还是没忍心下手,拳头举到一半又放下来,最后死死抱住他。

那晚上他们又在天台坐了一晚,他才知道他出了国。为方便换了手机,用的也是MSN,而他们一直都在错过。

他们一人一听可乐坐在天台上面晃着脚,低头就是好几层高楼。这里的天台连灯也没有,孙哲平坐在他旁边他都只能借着依稀的星光和背后的灯火看清他的轮廓。

张佳乐忽然很想问问孙哲平对自己看法如何,却又怕得到答案心痛的是自己。

后来才觉得遗憾,特么我该趁着什么都看不见把他拖过来亲了再说啊。


“遗憾是会呼吸的痛,它流在血液中来回滚动,

后悔不贴心会痛,恨不懂你会痛,想见不能见最痛。”

张佳乐记得那年百花聚会时玩游戏,众人围成一个圈,对左边的人说“我爱你”,对右边的人说“不要脸”,说错或者反应慢都要受罚喝一口酒。

他恰好坐在孙哲平左边。每次轮到这边,孙哲平就会带着笑对他说一句“我爱你”,语气温柔,声线略低,沉沉的很好听。明知道只是一场游戏却还是忍不住沉溺,心跳一下一下在耳边好清晰。

他早已不记得那天晚上说了多少句“我爱你”“不要脸”玩了多少游戏,假意混真心编织一个只有自己懂的空间。但是张佳乐清楚记得他那晚收到了孙哲平足有二十四句的“我爱你”,他还记得他在每一句“我爱你”后,都自己在心底加了一句话——“我也是”。

那天他们还去了KTV,轮流点唱。轮到孙哲平的时候他上去唱了一首<会呼吸的痛>,搁下话筒,包厢里立时掌声一片。他也在鼓掌叫好,明知道不是唱给自己,却还是激动地心跳。

直到后来分开才发现,那份想念足以从胸口痛到全身。


 “我发誓不再说谎了,多爱你就会抱你多紧的,

我的微笑都假了,灵魂像飘浮着你在就好了。” 

而此时他抬头看着孙哲平离自己咫尺,好像很近,却又像远得隔了一个天涯。他和别人说话,对别人微笑,那个别人却不是他。

和孙哲平从车上到车下一直聊着天的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很文静,穿着长裙,走路时裙边轻摆。那是他的女朋友?那货也交了女友啊,居然还藏着掖着不说,真是不厚道。张佳乐想着,抬手又理了理乱成一团的长发,刻意无视被什么堵住胀痛着的心口。

啧,真是祸害人家女孩子。

“我发誓不让你等候,陪你做想做的无论什么,

我越来越像贝壳,怕心被人触碰你回来那就好了。” 

张佳乐跟在两人后面边走边听歌,在想自己是不是受虐狂。走着走着人气渐少,张佳乐诧异抬头,发现他们到了一个小区门口。

孙哲平和那女孩站在门口说着什么,张佳乐左右看看旁边,在花坛边上的长椅上坐下,掏出手机玩着2048。忽然想起之前有百花粉做了一个百花版2048,他花了两天才通关。从账号名一个个合在一起,最后出来的就是繁花血景。

那边的两人仍没走,女孩似乎讲得很开心,手舞足蹈半天,后来干脆踮脚揽过孙哲平的脖子,贴近他脸颊不知道在干什么。

张佳乐咬了咬唇,忽然很想原地离开。本来跟了一路就已经够傻了,反正……他也不需要自己了。


“能重来那就好了。” 

闷闷地低头,继续玩着手里的2048。没用多少心思,划拉几下格子就满了,“Game Over”占据屏幕。扯了扯嘴角正要收手机走人,一抬头就差点撞上一张脸。

“……卧。”槽。没说完的那字卡在喉咙里,张佳乐甚至能在孙哲平眼睛里看见自己呆住的样子。孙哲平也没说话,只是附身和他对视着。张佳乐的大脑黑屏了半天才重启完毕,撇开视线收敛了一下心跳:“大孙?”

大孙完了然后呢!“好巧啊你也在这里玩手机”!?张佳乐在心底疯狂地刷屏。他什么时候过来的啊为什么会过来啊难道他发现我了???

这纯粹就是废话,张佳乐一头酒红色的长毛哪是戴个帽子低个头就能掩盖住的。孙哲平早觉得有人在看他,起初以为是粉丝,后来在车上不经意扫了两眼,就看见了低头假装玩手机的张佳乐。

他差点笑出来,很想过去像以前一样捏一把他的脸。这货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都过了这么久了,知道自己出名还不遮着点,待会粉丝上来看见了就要命了。然后他一路余光都看着张佳乐晃晃悠悠咬着根糖在身后面跟着,丝毫不怕被前面自己跟的人发现。

“嗯。”应了一声。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不自在地扭开头,别别扭扭开口:“你怎么过来这里?”“送人回家。”孙哲平好笑,你一路跟我来还问我。

“……哦。”得到确认的张佳乐闷闷应了一声,“你怎么在这?”“有亲戚结婚,我过来参加。”“哦。”孙哲平看着他抿着唇坐在那闷闷的样子,从以前开始他就是这样,有什么不开心永远一个人憋着,没人疏导安慰就宁愿硬生生把自己憋死的那一类。

没忍住伸手摘下了他的帽子,指间划过头发,声音里带了笑意:“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子,我小姨的女儿。她后天的婚礼。”孙哲平自然知道张佳乐在闷什么,好几年的搭档默契不是白练的。

“诶?”张佳乐震惊地抬头。“是啊。”孙哲平很自然地在他旁边坐下,“很久没见了,出来走走。”“……哦,是你妹妹啊。”

呵,不仅是我妹妹,而且她刚刚忽然贴上来的时候还说,大半夜跟着我的人,不是想趁夜黑风高杀了我,就是喜欢你。孙哲平回想刚才妹妹鬼鬼祟祟的话语有点哭笑不得,伸手把玩着那人又长了许多的辫子,不可否认地心情很好。

啊啊啊啊啊这是个什么情况啊。张佳乐死盯着地面好像要用眼神戳出个洞来,耳后的辫子被孙哲平翻玩着,发丝不时扫过脖子一阵痒意。他不自在地扭了扭躲开:“好痒。”

“噗。”孙哲平看他耸着肩抖了一下被逗笑,放开辫子。张佳乐缩缩脖子,微微歪头想扫他一眼,然后就被那双认真的眼睛定住:“乐乐。”

“……嗯?”张佳乐总觉得那双自己熟悉的眼睛里多了些什么他看不懂的东西,有点不自在地想扭过头,所有动作却因孙哲平一句话僵硬了下来——“你是不是喜欢我?”

如坠冰窟的感觉张佳乐算是体会到了。

他对着他认真的眼眸,身体一点点僵硬起来,只觉得很冷,很冷。他发现了?时间静止了半天,张佳乐轻轻地撇开头,用自己都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嗯”了一声。

耳边呼吸声重了几分,带着笑意。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心疼,脸就被一双温热的手扭了过去,孙哲平刚才带着认真的眸子里染上了笑意。

他听见他的声音,依然低沉:“我也是。”

-END-

——————————————————————————

=每次打到大孙陪乐乐在天台【坐了一晚】的时候都会打成【做了一晚】……Q-Q

=大孙真是好体力……Q-Q输入法你暴露了属性好么【。

=我有个神奇的技能叫越写越长……so本来一下午可以完的短篇我拖了好久【。

=感谢观阅。

评论(1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