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笔名默至/LERN^
(我头像可爱吗////)

[二货恋爱史][11]林方

【文字归档区】

=架空/伪网游/各种BUG见谅/ooc慎/
=林方/双花/伞修/一句话莫橙高乔/ 

 [10]

林敬言到家时已经近一点,拖着一只箱子一把伞。倒没多少风尘仆仆——外面一场席卷全城的暴雨足以洗去异都带来的所有尘土。

掏出钥匙开门换鞋,湿漉漉的伞撑开放在阳台,行李干脆先丢在客厅。一路塞车的厌烦坐车的疲惫,还有措手不及袭来的大雨,林敬言现在只想赶紧先洗个热水澡。

想到方锐大概已经先睡了,路过走廊时林敬言刻意放轻了动作。客房的门虚掩着没有动静,林敬言伸手关上门,去自己房里扯了睡衣毛巾踏进浴室。

踏出来时已经是全身轻松,林敬言随手按开房里床头的灯,在床沿坐下。热水带走了大部分疲惫,肌肉放松下来浑身都懒洋洋的。伸懒腰时看见毯子上躺着的吹风机,他弯腰捡起放在床头柜上,正有点诧异怎么会掉下来,床上的手就碰到了一些……湿湿软软的东西。

林敬言有点惊悚地回过头,发现那不明物是某人的头发,在脑后黑黑软软地乱成一团。

方锐?

鼓起的被子下露出半个脑袋。林敬言有点哭笑不得,刚刚进房时光线不亮他又一心想洗澡,居然没发现这里还躺了个人。那货怎么跑到他房间里来睡了。

“方锐?”林敬言无奈地摇了摇他,方锐却跟睡死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手指触到那团头发,还没干透,湿成一绺一绺的纠缠在一起,枕头上一片水迹。林敬言蹙了蹙眉,手上用了点力:“方锐,先起来,吹干头发再睡。”

床上的人依旧背对着自己没有丝毫动静。林敬言撑起身子探过去,方锐半张脸都埋在被子里,闭着眼微微皱着眉。林敬言把被子扒拉了一点,将他身子翻过来朝着床沿这边。脑后的枕头果然湿了一片。林敬言还想叫他,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这脸色怎么这么红?

伸手拨开方锐粘在额前的头发覆上手去,掌心传来发烫的热度还有细密的汗珠让林敬言的眉头皱的更深。他扯开被子将方锐拉起来靠在自己身上,伸手拍拍他:“方锐,方锐,醒醒。”

方锐昏昏沉沉被拉起来,用不上力气的身体软成了一滩泥,靠着林敬言支撑着,对方叫了半天后才勉强睁开了眼。说是睁开其实也就是眯着,眼睛里一片水雾朦胧。方锐迷茫地看了他半天,像是终于认出了他来,傻笑:“你回来啦。”

林敬言真是再大的火都发不出了。

 

“你真是……怎么在这里睡?发烧了。”没得到回音,靠在肩上的那人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发烧不发烧,闭了眼准备继续睡。似乎是嫌肩膀硬,动了动想换个姿势,结果一个没稳住倒在了自己怀里。然后干脆不动了。

林敬言有点哭笑不得,伸手又把他拉起来,扯过边上一抱枕塞他怀里给他抱着:“你头发没干呢,先别睡,我给你吹一下。”“唔。”一拉一扯丢掉了一点睡意的方锐不满地鼓起脸哼哼了两声。

林敬言好笑地戳戳他的脸,那人不满地扁嘴撇开了头。他站起来让方锐靠着自己,拿过旁边的吹风机给怀里那颗脑袋吹着头发。方锐靠着林敬言,任温热的风吹过耳边。抱着抱枕半天嫌不舒服,干脆一丢抱枕直接张手揽住林敬言的腰,傻笑了一下,埋在他腰间闭眼继续睡。

居然还很满意地蹭了蹭。

林敬言无奈地看着腰间那颗脑袋,顿了顿又继续手中动作,一手拿着吹风机一手穿过他发间。方锐发质软软的,有点滑,摸起来很舒服。

抱着自己也很舒服。林敬言摸摸那颗脑袋,笑。

照顾方锐又折腾了林敬言大半小时,擦汗测体温吃药喝水换下湿掉的枕巾,好不容易才看着方锐睡下。林敬言揉揉眉心,看着床上抱着被子迷迷糊糊哼哼的家伙。想着还要照顾他也懒得换床,林敬言干脆把床上一大团连人带被子挪了挪位置,直接在他旁边睡了。

都发烧了,睡觉应该……挺安稳的吧。林敬言看着黑暗里背对自己的身影,闭眼,迟来的睡意汹涌而来。

事实证明,林大大真是图样图森破……

 

第二天一早先醒来的是方锐。吃了药又睡了一晚上,额上的温度已经低了许多。四肢还是酸软,但脑袋里混沌麻木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大半。

窗外阳光很好,透过窗帘缝隙投进来。虽然醒了但懒得起来的方锐大大扯了扯被子将头埋在里面,上面附着淡淡的沐浴露味道,清清爽爽很好闻。方锐抱着被子还想像往常一样再滚几圈,就发现有什么东西搭在被子外自己的腰上。挣开来转头一看,毫无防备对上了林敬言放大版的脸。

“卧……槽?!”震惊状态的方锐顺便惊喜地发现自己在林敬言床上,刚刚腰上那只箍住自己的手就是林敬言的,“……林林林林林敬言?”

玛旦什么情况!我我我怎么会在这里!还被抱着!话说我每次醒来都在林敬言床上这是什么鬼体质!!虽然说有点印象昨晚是他照顾我来着……方锐大大觉得自己耳根有点发烫,连忙起身。

“唔……”这么大动静林敬言饶是没醒都给吵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已经坐起一脸纠结的方锐,“怎么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睡……”还有你为什么抱着我。方锐表情纠结。

林敬言收回手揉揉眉心坐起身,想起什么地伸手去碰方锐的额头,感受到温度正常了才略松了口气收回手,看着睁着眼一脸呆愣愣没躲开的方锐:“你不会忘了吧,你昨晚发烧,自己跑来这里睡的。”

看着依旧一脸呆愣愣的方锐林敬言无奈,拿过床头柜边的保温杯给他:“你真是……睡觉这么不老实。烧差不多退了,先喝口水吧。”

想起昨晚林敬言整个人都不好了。当初在叶修那就见识过他的睡姿,开始还在地上抱着枕头规规矩矩地侧躺,到后来直接睡成打横状,头差点没磕柜子上。他昨晚还想着发着烧应该没啥精力动,结果他还是低估了方锐……整晚他都在不停地翻来扭去,睡姿极其霸道。林敬言被踹了第三脚后终于失去了耐心直接把人箍在了怀里,终于得以睡个安稳一点的觉。

方锐张张口想说什么,却发现嗓子干干的一片,只好乖乖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清清嗓子,才有点不好意思地摸头:“昨晚谢谢你照顾我了啊。”说着就打了个哈欠,眼睛再度蒙上水雾。

“没事。”林敬言起身找着拖鞋出去,反正也没什么睡意了,抬头看见他一脸的没睡够,“你困就再睡会,我去给你煮点粥。”“你今天不用上班?”方锐好奇。“嗯,我的实习结束了。”林敬言温温和和一笑,“你也不用回自己房了,反正都睡了一晚了。”

“嗯。”方锐又打了哈欠,干脆利落钻回暖暖的被子里,屈服于睡意下。

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小时后。房间空无一人,方锐抱着被子滚来滚去哼哼哼了半天,最后是听见动静的林敬言过来让他起床吃东西,方锐才不情不愿地起来洗漱。

 

“呼……饱了。”放下空碗的方锐大大笑的眉眼弯弯,“林大大手艺真好。”“……谢谢夸奖。”餐桌对面上网的林敬言抬起视线,忽然眯了眯平光眼镜下的眼睛,“话说,你昨晚怎么忽然发烧了?”“呃,”方锐被噎了一下,心虚地咧咧嘴角,“嘿嘿……昨晚忘记带伞了。”

“昨天不是下了雨吗,怎么出门不带伞?”“我前天跑去叶不修那住了,去的时候就没带伞……昨天晚上才下的雨嘛。”方锐吐吐舌头。

“你昨晚去哪啊……下雨就先别回来嘛。”林敬言扶额。

“新开的美食城啊……”方锐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哎林大大我跟你说那里东西超级多都超级好吃!啊啊啊那个雪糕冰沙超级棒啊!那个烧仙草也很好吃!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

……明明就在商场里,买一把伞回来不就好了。林敬言为方锐的智商再次扶额。

不过……“你昨天吃了那么多?雪糕?冰沙?”“是啊超级好吃!”方锐的星星眼闪亮亮的。“……我总算知道你怎么发烧了。”林敬言已经无法想象了,这货没拉肚子都算好的……

“才不是因为这个,是热水器坏了啦。”方锐撇嘴,“等半天都不出热水,都快被冷死了。”“热水器坏了?”林敬言愣了一下,确实昨晚自己房间的浴室被用过,地面都是湿的。有点懊恼地皱眉:“是我没检修过,抱歉。”“没事啦!没带伞还淋了雨,应该那时候就被冷到了。”方锐不在意地耸耸肩,忽然想起什么,“啊对了你吃了蛋糕了吗?”

“嗯?什么蛋糕?”林敬言不明所以。“冰箱里的蛋糕啊。”方锐转身去冰箱,小心翼翼拿出那个被人保护完好的盒子放在餐桌上。掀开盖子,里面是几个排放整齐的小蛋糕,方锐一脸的自豪,“当当当!这个很好吃的,你试试。我昨晚可是为了保护这个淋的雨。”

林敬言看看蛋糕盒又看看睁着他真诚眼睛的方锐,不忍心拂他好意,虽然已经饱了但还是伸手拿了一个咬了一口,随即有点惊喜地挑了挑眉:“唔,好吃。”“是吧!我可是专门带回来的,我的口味必须好!”得到称赞的方锐很得意,虽然那蛋糕不是他做的……

林敬言看着脸上神采飞扬的方锐,,眼睛意味不明地眯了眯,唇角抿起,微笑:“谢谢。”

[12]

——————————————————————————

=我快要把自己甜化了……ヾ(′▽`* )ノ

=写点心大大起床的时候觉得他就是一脸卧了个槽:我把(bei)林敬言睡了?!Σ(⊙▽⊙|||)

=谢谢观阅!(o゜▽゜)o☆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