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二货恋爱史][16]林方

【文字归档区】

=架空/伪网游/各种BUG见谅/ooc慎/
=林方/双花/伞修/一句话莫橙高乔/ 

[15]

小孩子啊……好像很好玩(qifu)的样子?方锐趴在桌上嘿嘿嘿地傻笑,转眼却又耷拉了脑袋,认识的一群人几乎都趁暑假或回家或打工或旅游去了,谁那么有空陪我去……

……咦,等等,好像还有一个人?点心大大眼一亮。

对桌的两人不约而同想起了看见奶油的猫咪。

 

林敬言接到方锐的电话时正在厨房里研究晚饭,感受到口袋里手机震动,他下意识先看了眼锅。目测至少还要焖个五六分钟,于是林大大放心地擦了擦手走到厨房门口,拿出手机准备接电话。看见屏幕上的名字时漫不经心的眼神敛起,眼里替换上了更温柔的笑意。

“喂?”“喂,林大大在吗?”那头的方锐大大咧咧笑着。“你打的我手机,当然是我,”林敬言牵牵嘴角,“有什么事吗?”“嗯,就是你明天有空吗?有没兴趣和我去福利院?有志愿者组织了活动。”“福利院?”林敬言诧异,“怎么想到去那里?”

“这不是没事干吗……”“哈哈哈哈这是什么啊哈哈快来看!”林敬言正听着,客厅突然响起的一阵笑声就打断了两人通话。

“……”方锐被那豪放的笑声惊了一惊。

“……”林敬言扶了扶额。

最后是方锐囧囧有神地开口打破沉默:“呃……你家有人?”“……”林敬言抬头看了一眼沙发,有一只笑成了朵花一样的深井冰,还有一只满眼笑意的……暂且算是人吧。“嗯,有两个朋友。”

“好吧……”方锐默默地想着林敬言的朋友真奔放,就听他说了一句:“你等等。”

捂住手机话筒口转头看向客厅,沙发上两人正腻腻歪歪靠在一起玩手机,满屋子飘散着粉色泡泡。林敬言想起刚刚荣耀更新被迫下线他俩跑来说要蹭饭,又默默扶了扶额,朝他们喊了一声:“明天去不去福利院?”

“嗯?什么福利院?”张佳乐撇开屏幕抬头,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笑意,好奇眨巴眨巴了眼睛。“北区的那个福利院,去带小孩子玩。”林敬言解释。孙哲平倒是了然:“志愿者活动?”“嗯,志愿者那组织的。”林敬言点点头。

“好像很好玩诶,大孙我们要不也去看看?”张佳乐星星眼。孙哲平无语地敲了一下他脑袋:“你自己就是小孩还去带人家。”“你才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张佳乐炸了毛。却见孙哲平一脸促狭的笑:“我全家也包括你。”

“……!”张佳乐恼怒地瞪他,脸却忍不住腾起了些热度。

“……”林敬言一脸面无表情,“你们到底去不去?”“去吧,”孙哲平给身边的人顺毛,“明天?”

“嗯。”林敬言应了一声,松手回到通话,“我有两个朋友也想去,可以吗?”“可以啊,人多也热闹。那我帮你们报名吧。”方锐倒是没什么所谓,和林敬言说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就准备挂电话,“那明天见。”

“明天见。”林敬言挂了电话走到锅旁,掀起盖后热气猛地蒸腾起,模糊了他唇边淡淡的笑意。

 

第二天没课没打工没游戏的方锐乖乖在八点起了床,结果洗漱换衣也才八点一刻,离约定的九点还有空。于是闲着的方锐大大咬着牛奶吸管开了电脑刷荣耀官网论坛——荣耀上不了了我刷刷论坛总可以吧?

然后这一刷就看见了“惊喜”。

论坛里的帖子都以标题颜色区分热度,各色的标题混杂在一起,那些新开的黑色标题帖子自然没什么存在感。所以新帖写出的一天内会自动标上“NEW”的标志,以示自己出生不久急需哺乳。

在论坛默认的护眼绿色底色上中间一条红色标题的帖子艳丽得刺眼:“我和情缘的甜蜜回忆。”

……这帖子有必要这么火吗?名字蛮普通啊。方锐默默吐槽着戳了进去,然后他简直想把自己的眼也给戳了。玛旦这不是染雪晴晴的帖子吗!玛旦难怪论坛ID那么眼熟!

先不说小学生式的描写,再不说画质一般角度奇烂的游戏截图,谁能告诉他,那里面重点描写的他们感情的第三者是谁!玛旦是谁!

你以为我蠢到看不出HWL就是我海无量的缩写吗!!

方锐咬牙切齿地蹂躏着嘴里的吸管,忍住胃里强烈不适继续看了……两个字,然后华丽丽炸毛了——卧槽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吗!!

方锐大大愤怒地叉掉了网页转到论坛首页直接新开了帖子,点击传送图片将截图一股脑全放了上去:“游戏ID海无量,所有的截图在这里!自!行!判!断!”

然后愤怒的方锐大大关电脑赴约去了。

 

结果提前出门的方锐到达约定的车站时时间才八点四十三。

方锐看看手机屏上的时钟看看面前被一群等车人霸占的座椅再看看艳阳高照的天气,开始反省自己为何要这么作死。

电子表好不容易挪到四十七分时方锐大大终于等到了车站的座位,坐在那来之不易的长椅一角上忧桑地看着来往上车下车的人。时不时还伸个懒腰伸一下腿转转脖子,听着自己骨骼里传来的咯拉咯拉的声音,再百般无聊地将视线从车站这头扫到车站那头,数着有多少辆公交车从面前开过去。

数到第十五辆公交车时,面前响了一声喇叭声。方锐没精打采抬了一眼,是一辆在公交车站边上停下的黑色轿车,就在自己左前方不远处。

唉,不是林敬言。于是方锐大大又没精打采地低了头。

结果那车又不死心一样又按了几声喇叭,方锐皱皱眉抬头,一句“好烦”还没出口,就见轿车后座窗口的玻璃落了下去,窗边坐了个一个留着平头看起来很是硬朗的男人,目光准确无误落在他身上,简洁明了地开口:“方锐?过来上车。”

方锐怔了怔,跳起来朝车子走过去。走到后窗时就见他肩上还靠了个睡得正香的人,浅棕的长发扎了个小马尾在肩上翘着。方锐看见他那几乎标志性的马尾就想起来了,难怪他觉得那男人眼熟,这两人以前不是和林敬言来过KFC么。

大概也是看见方锐眼里的恍然,孙哲平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坐到副驾驶座上。方锐“哦”了一声拉开门坐进去,抬眼就对上驾驶座上林敬言一脸的笑意:“怎么坐那发呆?按喇叭也没反应。”

“我不知道是你们啊,你又不打电话。我开始想着是坐公车去的。”方锐撇撇嘴系上安全带,顺便打量了一下车内。被后视镜上挂着的一个吊坠吸引,伸出手指碰了碰,笑,“这怎么还挂了朵花啊,林大大你的车?”

“是孙哲平的。我停车不方便,没有买车。“而且是因为某只今早起不来还在后座睡着我才当司机的。林敬言瞥了一眼晃来晃去的吊坠和在座位上坐端正来眼睛闪亮着看风景的方锐,“介绍一下,后面是孙哲平,睡着的是张佳乐。”

“啊,你好,我是方锐。”方锐反应过来下意识扭头想打声招呼,却系了安全带扭不过去只好作罢。孙哲平点点头“嗯”了一声,顺手捋了一把张佳乐散下铺了半张脸的头发。微微侧头就看见他的睡颜,睡着了还微微鼓着脸,像是在生气。

居然还没睡够……真能睡。孙哲平大大正气凛然地选择性忘记了张佳乐起不来的原因。

 

“乐乐,起来了。”“唔……不要……”“乖,到了,别睡了。”“唔…………”……

终于到达福利院下了车伸着懒腰的方锐表示,我真的没看见后面两位秀恩爱的人……才怪!玛旦谁看不出来你们一对啊!叫人起床而已至于这么黏黏糊糊吗满街都是实体的粉色泡泡了好吗!!

很久之后和孙哲平吵架去林敬言家借宿了一晚然后一早起来看见了某些画面的张佳乐愤怒地把这句话原样还给了方锐。

拖拖拽拽半拉半哄的孙哲平好不容易将张佳乐拉下了车,迎接到了某两人一个无语还有一个“我什么都没看到”的眼神。

只是愿意下来却没有真正摆脱睡意,张佳乐皱着一张脸眯着睁不开的眼睛,迷迷糊糊跟着孙哲平走。孙哲平只好也慢了点步伐,揽着他防止他待会一头磕树上去了。

而前面两人已经果断抛下他们走远了。

“怎么忽然想到来这里?”林敬言随意地和方锐搭着话。“没有啊,我说无聊嘛我室友就问我去不去,反正也没事干我就来了。”方锐笑了笑。忽然像想起什么,从斜挎包里翻出一条奶糖,拿了两颗出来,递了一颗给林敬言,“给。”

“呃?谢谢。”林敬言一愣,接过来。就见方锐将另一颗奶糖剥了糖纸凑近去咬走,然后眯起眼一脸的享受表情。

林敬言笑笑,然后鬼使神差地,不太爱吃甜的自己也剥了糖纸,吃了一个颗。

真的是甜,浓浓的奶香味满满溢出来,从舌尖到喉口,全是甜腻腻的味道。林敬言咂巴了一下嘴,看了眼旁边仍是一脸愉悦表情的方锐,真是爱吃甜……

“好吃么?不好吃我这里还有好多!”仿佛感应到他的眼神,方锐眼睛亮闪闪地转过头来,说着一脸自豪拉开了斜挎包的拉链,“看~”

于是林敬言很满足他自豪心地看了过去,然后扶了扶额。

这满袋子的糖……

“有很多味道的!牛奶味咖啡味巧克力味草莓味薄荷味……还有好多! ”方锐俨然已经成了糖果推销员。林敬言简直哭笑不得:“怎么买那么多?吃得完吗?”

“不是有小孩子嘛?”方锐大大睁着他自认真诚的大眼睛。

“……”吃那么多糖会蛀牙的……福利院的阿姨应该不会允许……吧……林敬言默默看了看兴奋的方锐,决定先不说出来打击他。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嗯,很甜。”

[17]

——————————————————————————

=写网游风云残卷刷拉拉一大版字然后写三次元……蹲在电脑前一天就是想不出下文【没救【。

=玛旦卡文是病啊癌症晚期啦治不好怎么破QAQQQ

=明天看情况更……然后周三出门妖都书展断更一天 (* ̄▽ ̄)y 妖都太太来找我我给你画团子ww

=内容一如既往废话……我和点心大大一样习惯重点跑偏……

=感谢观阅OAO希望喜欢。

评论(3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