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二货恋爱史][21]林方

你好二货快递,你的圣诞礼物请查收……
 嗯……由于卖家发货太晚导致晚了三天………
 嗯,祝食用愉快。
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字归档区】

=架空/伪网游/各种BUG见谅/ooc慎/
=林方/双花/伞修/一句话莫橙高乔/ 

[20]

于是方锐大大又顺便住了下来,依然天天蹦跶闹着。而林敬言也依然跟宠小孩一样由着他。一个没吃药另一个陪他不吃药——期间来蹭了顿饭的叶修如此评论。

他没说出口的下半句是方锐你反应神经真是比恐龙还粗,子弹打在身上一小时后才喊疼的那种。

不过叶修这回倒是错怪了方锐。

即使方锐大大反射弧比常人“略”长了那么十几倍,到底也还是有的,林敬言再不动声色他也或多或少能感觉出一些来,更何况林敬言对他的好就摆在那。他们说起来也只是同校不同系学长学弟的关系,谁会无缘对一个人那么好?就算是他性格本来温和,对于他也太宠了。

方锐察觉了两人渐渐微妙的关系,只是他完全不知所措。因为更重要的那点是……他不知道他对于林敬言是什么感情。

喜欢吗?对一个包他一日三餐关心他作息起居无理由地对他好的人,他怎么会讨厌得起来。不喜欢吗?那那些心跳加速的瞬间又有什么解释?更何况……冷暗雷呢?

感情所向的那个人方锐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有时甚至还觉得林敬言和冷暗雷很像,一样的温和与纵容。他们会是同一人吗?方锐被自己想法逗笑出声,只是略带了点嘲讽。如果他们是同一人,自己也不用纠结这么久了吧。

既然林敬言不说他也只当作不知道,纠结无果的方锐最后还是选了最明智也最不明智的方法——嗯,写作按兵不动读作继续逃避。

我如此机智聪明。方锐大大心虚地给自己点了个赞。

 

桌上手机振动提示有新短信时方锐正折腾着手里的橙子。

他腾出唯一一只没被果汁沾染的手指熟练戳开屏幕的锁屏,盯着亮起的白光好几秒才后知后觉那是林敬言的手机。还没等他心虚地关掉,信息内容已显示在屏上。

方锐的好奇心花了一秒和理智斗争。

最后还是没忍住往手机瞄了过去。他一边在心底默念着就一秒,然后在看清信息内容时一下子呆住,顿在锁定键旁的手一抖,手机锁屏。

屏幕的文字彻底被一片漆黑覆盖,方锐却仍盯着手机没动。直到耳边哗哗的水声停下,方锐才回过神来,心虚地将林敬言手机推远了一点。

将视线移回手里的橙子上,握着刀削了几下都偏离了预想的轨道。思绪总绕着刚才那条短信转,完全集中不起来。

靠。方锐烦躁地撇撇嘴,然后就听耳边“嗒”一声轻轻的开门的声音。握着橙子的手不自觉用了点力。

林敬言从洗手间转出来时,就见方锐坐在凳子上低着头在努力地削橙子,努力到简直要把那只无辜的橙子活生生捏扁。他好笑地看了一眼。刚想调侃他一句自食其力,结果就听方锐抽了口冷气捂住手,表情扭成一团。被丢下的橙子还在桌边咕碌滚了两圈。“嘶——”

准备要戴上眼镜的手抬到一半,林敬言眉一紧,快步走到他身边蹲下,伸手握住他手腕:“切到了?给我看看伤口。”

他的手指还带着刚出浴的温热,搭着手,点点暖意好像要从腕上传到心里。方锐犹豫了一下松开按住伤口的手指,将左手伸前了一点:“喏。”语气不自觉带了点委屈。

林敬言倒是没察觉,注意力都在他的手指伤口上。偏了的那刀切到了左手食指节,不深,但一道刀痕清晰可见,

血慢慢从伤口渗出来。他心疼地皱眉,起身准备去找药箱,抬头时看了眼方锐,就见他呆呆地看着自己动也没动。

林敬言没觉得自己魅力能大到让人目不转睛盯这么久,这货八成在发呆。抬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那人果然怔了怔,才回过神来看着他。

眼里还带了点水光。

换林敬言一怔:“……哭了?”“……呃,没有。”方锐回过神来,伸手揉揉眼抹掉眼角那几滴纯粹是被疼得挤出的生理泪水,哭丧着脸,“痛……”

“……我去拿药。”林敬言哭笑不得地起身,顺便感叹着自己找药箱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自从方锐来后,这药箱就逃脱了当摆设的命运。

手指上残余的橙子汁水和渗出的血丝被棉签吸净,伤口四周被酒精仔细抹了一遍。方锐眯着眼,感受着手指传来的丝丝凉意。感觉到动作停了,正想说句技术真好,一睁眼便看见林敬言手里拿着什么准备抹在手指上。

“啊啊啊啊啊啊!!”方锐大大一声惨叫下意识就要收回手,结果因为被握住没能成功。而这边蹲着的林大大差点没被方锐的那一下给掀翻。身形倒是勉强稳住了,耳膜却结结实实遭受了这一记声波冲击。被制住的方锐还在动个不停。

“怎么了?”林敬言无辜地举着沾了碘酒的棉签,试图再把它往伤口上凑。

“不要!好痛!”方锐一脸看凶器的表情,头都快要摇断了。手也拒不配合地晃个没完。

“很快就好了……别动!不涂可能会发炎的。”手上换了个姿势把他手腕锢住,林敬言很耐心地讲道理,看在病人的份上。

“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卧槽槽槽槽好痛!!林敬言你个混蛋呜呜呜你居然不提醒我一下!混蛋!!

伤口被洇开的药水染成棕黄色,像是被灼烧着一样的火辣辣的感觉让整只手都忍不住颤抖。方锐的抗议彻底成了哀嚎,没说完的下半句咬碎在嘴里。他痛得就差没拍桌子了,透着糊了满眼的生理泪水瞪着表情依旧淡定的林敬言。

那人丝毫没有愧疚地继续手上的动作,嘴角好像还勾出了点模糊的笑意……呜呜呜麻麻我想咬他!方锐真是不被疼哭也要被气哭了。

……所以说林大大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呢乛 乛。

林敬言面不改色地接受着方锐悲愤目光的洗礼,扔掉棉签盖上碘酒瓶盖,撕开胶纸给他指节绕上创可贴,然后收好药箱放回柜子。起身时还顺手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头。

拍你妹哦!同疼痛作斗争正生不如死着的方锐大大愤愤在心里骂了一句。

林敬言好笑地看着方锐快要拧成结的眉毛,知道伤口不深心也放了下来。他捡起那只未完工的橙子两三下就削好了皮,熟练划几刀掰开来,拿了一瓣塞进方锐鼓着的腮帮子里,顺便丢了一瓣进口:“唔,还挺甜的。”

“哼。”方锐含着橙子瓣依然鼓着脸,忿忿地看着林敬言。就算是我看的信息也是你让我走神切到的,一瓣橙子就想让我原谅你哼,没门!方锐在心里将错撇得很干净。

“没那么痛了吧方大大,”林敬言笑了一声,他怎么会看不出方锐在想什么,不说他就算了这货还得寸进尺。挑了挑眉,又往自己嘴里塞了瓣橙子,“走吧,等会想吃什么?”

正在心里得意念叨着我可是很记仇很有骨气的方锐大大花了一秒钟缴械投降:“披萨!”

一秒钟后反应过来的方锐看着没忍住在笑的林敬言恨不得咬掉舌头,作者大大我们说好的骨气呢?

其实点心大大你有那种东西吗qwq。

削了皮的橙子被一口一瓣轮流分吃完毕,身后门锁上的同时走廊里的灯亮起浅黄的光。方锐抬眼看了眼外面,即使日落了,余光也没那么早褪下去,几絮云浮在仍亮着的天上。

恍惚了一下,他转身走进打开的电梯门。

 

等那一条短信再被点心大大想起时,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情了。

林敬言站起身正准备去洗手间,顺便将口袋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了桌上。方锐本来还兴致勃勃地说着什么,结果视线无意碰到那堆东西里的某一件,瞬间哑了火。

林敬言只觉得耳边忽然安静了下来,再抬头就见刚才方锐盯着他手机一脸僵硬。“然后呢?”他疑惑地看了看他又看看桌面的手机,伸手想要去拿,“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一下忘了想说什么,”方锐回过神来,顺手将那堆东西揽到自己这边,朝他摆摆手,“你去吧,我帮你看着。”

“嗯。”林敬言又看了他一眼,见他表情和之前没什么差异才点点头,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方锐的笑在目送林敬言消失在拐角时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反光的屏幕映着头顶一盏灯,像一个变形的笑脸。这手机自从刚才被他锁屏后就再没开过——林敬言出门前只随手带进了口袋,一直都没有看过。他也没机会再去碰。可那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内容还印在脑海,不用特意想就能清楚被回忆出来:“林学长,我是这届的大一生,开学时你带过我的。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开始喜欢你了……七夕可以约你出来吗?”

……约毛线啊约,学妹了不起吗懂不懂什么叫矜持!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开到面前的食物上,盘里的东西只比刚才散了点热度,他却忽然没了胃口。方锐呆呆地盯着,心下一片混乱。刚才的举动完全就是下意识,身体比大脑还要先做出了反应。为什么这么做……反正就是不想让他看见那条短信!

方锐烦躁地皱起眉,眼神不自觉又往手机飘。如果……如果现在删掉的话,林敬言也不会发现吧?边想着手已经不自觉戳亮了屏幕,却没有去划开图案锁。低头和锁屏里那只企鹅大眼瞪小眼半天,他才有点自嘲的笑了一声,锁了屏将手机推回去。

算了,人家私事自己干嘛要管,而且……我也没资格吧。方锐摇摇头试图无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情绪,抓起刀叉开始解决桌上的食物:管他呢!吃了再说!

 

林敬言回到桌边时很好奇方锐这猛增的食欲是受了什么打击。

开始还以为他又是受什么刺激疯了一会,早已习惯的林敬言感受并不深。等到吃完两人沿着街道慢慢往回走,林敬言才发现方锐真的有点不对劲。

两人平时在一起总是方锐眉飞色舞说个不停,他在一边听着应几句。结果今天方锐却意外少话,只说了没几句就干巴巴地住了口,林敬言想起他刚刚在桌上时就开始的烦躁,还有现在走在身边明显低落的情绪……什么时候开始的?刚刚自己离开了那一会后?

侧头看了眼方锐,他低头沉默地走着,唇抿成一条线。林敬言干脆不再回忆,伸手在他面前晃晃引回他注意:“嗯,有心事?”

专注边走路边走神的方锐看着那只手怔了一下,抬头,对上林敬言带着关心和疑惑的眼神。

“想点事情。”方锐摇摇头,自己都觉得扯出的笑好僵硬。不过这条路逐渐远离闹市中心安静了一些,灯光也没那么眩目,应该不太看得出来吧方锐自欺欺人地想。

林敬言看他又沉默下去的样子,半晌点点头“嗯”了一声,转头回去走着自己的路。方锐那明显挤出来应付人的笑林敬言怎么会看不出,只是他不想说,他也不好再去问。

两人隔着沉默并肩走在路上,各自心下波澜一片,却谁也没开口。

方锐在又踏进一片阴影时借着暗光偷偷瞄了眼林敬言,他正巧抬手扶了下眼睛,挡住脸看不清表情。方锐懊悔咬着唇转回视线,刻意想撇清思绪却偏偏又忍不住再去碰。林敬言还是没开过手机,他带着手表,又没电话信息找他,他没必要也没想过去碰。

不过也没什么可侥幸的吧,只是早一点看见和晚一点看见的区别而已。况且像林敬言那样的人,被告白大概也不是第一次了。又况且……他被告白自己在烦什么?你纠结的东西何必要强加到他身上,他选择谁他有没有女友不都是他的自由么。方锐嘲弄地扯扯嘴角,方锐你也真是自私。

旁边不动声色观察着他表情的的林敬言挑挑眉,这货到底在想什么啊,又是笑又是皱眉。刚想开口,口袋里却传来一阵震动。

他伸手掏出手机,署名苏沐秋的信息躺在锁屏上。划开屏幕目光略略扫过内容,林敬言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往下看过后面直至最后一句话,然后定住了:“……对了,那条短信看见了吧?”

短信?什么短信?林敬言愣了一下,手指点了几下换到信息记录的界面,就见苏沐秋下面多了个陌生的号码。打开来只有一条信息,发送时间一个多小时前。

林敬言略略扫过这只有两句话的信息,他一直没碰手机自然没有看见这一条,打开的人只会是方锐。想起他刚才起就莫名的情绪,这算是在乎吗?这能不能证明……他不是一个人?林敬言猜想着,情绪被欢喜占满,嘴角的笑不自觉又深了几分。

 

而他身边的点心大大就差没一把抢过手机吞下去了。

瞄见林敬言摸出手机看时他还有点忐忑,说猜还不如说期待他的反应。猜过他会面不改色或会惊讶,却没猜到他居然会笑的那么开心。

又或者说,是自己根本没想过这个可能吧。原来他知道了会这么高兴啊,站在旁边都能感觉到他的欣喜。林敬言还低头看着手机屏,方锐的情绪一点点低落下去,心也有点冷。他低头盯着自己脚步,赌气一般踹开沿路的小石块。

以至于林敬言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呃……?”虽然心口堵得慌方锐还是勉强打起了精神,努力不让林敬言看出自己的郁闷。

嗯,不过显然没用。林敬言看着他,眼里还带着笑意——有这么开心吗,方锐抿了抿唇,就这么直视他的目光。林敬言嘴角又微微勾了勾,将手机举到他面前:“你看了?”

方锐动作一停,抬头看了眼屏幕上的短信界面,又转过去看林敬言,他也并没有什么生气的样子。方锐停下脚步干脆破罐子破摔:“我不小心看了的,你……要去吗?”预想中的轻松口吻说出来却带着犹豫,一句话就暴露了自己的郁闷情绪。

林敬言收回手机的动作顿了一下,缓缓抬头,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方锐。方锐被他视线看得浑身不自在,那里面容纳了太多情绪,他一时无法解读。

身体僵硬地和他对视了半天,才见林敬言摇了摇头:“不去。”方锐惊讶地眨眨眼,不可否认郁闷情绪一下退了许多,开口想说点什么,却被他打断。林敬言温热的手指覆在他唇上止住了他话语,声音带着未退去的笑意还有认真:“方锐,我喜欢你。”

他的眼里映着微冷的灯光,眼神里沉淀着是一直以来的深情。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毫无保留露出自己所有情感,他也希望……不是最后一次。

 

方锐已经震惊得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2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我错了……本来说是圣诞礼物的……结果拖着拖着拖到今天……
 =看在我爆字数的份上别打我好嘛 _(:」∠)_
 =真是写完这段再也不想碰感情戏了玛旦……老林你敢不敢干脆点直接亲上去!学学大孙x
 =……不过按接下来的剧情看老林肯定不敢 _(:з」∠)_
 =嗯然后这一更后直到期末考结束都不会再更啦……毕竟关系到分班必须重视qaqqq你们也加点油啊w
 =感谢等我这么久的你们qwqq希望没让你们失望吧……。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