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喻黄##勇气#

其实他开始就没准备说出来。

从训练营成员到四强战队正副队长,这么多年他也不过只敢在蓝雨夺冠那次借着激动跳起来狠狠抱住同样欣喜的他。平时再怎么插科打诨开着玩笑,也从没想过借此说出真心话,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在不敢确定会朋友变情人还是朋友变生人时这么干,无论有没有被看出都是死路一条。

他可以揽着他的脖子大大咧咧地和他说话,可以在捉弄完小卢后对着他无奈的眼神朝他笑得很得意,可以在一起吃饭时苦大深仇地皱着眉将讨厌的秋葵往他盘里夹……但他不能笑着牵住他的手,听他低声说我爱你,听他许一辈子的承诺。他的情话,大概此生都只会说那个巧笑倩兮幸福无比的新娘。他西装革履,她婚纱洁白,站在一起天造地设的一对,谁忍心拆散。

微微模糊的眼前灯下两人拥抱成一团柔光,他朝着根本没看过来的他笑笑,心想这又算得了什么。他想起那晚他装作醉得半死像个孩子一样张手向他索抱。他也像安慰小孩一样任他抱了个满怀,伸手摸摸他的头发无奈地说下次别再喝那么多。

但其实如果他再仔细一点,就会发现他环住他的手都还在抖。那大概是他所得到的最温暖最安稳、此生最不愿放开的一个拥抱。

他又想起他唯一一次鼓起勇气想要告诉他,而门开却见他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满眼笑意商量着婚事,温柔得醉人却不是对他。而他剩下的唯一那点勇气,也不过是撑着等他挂了电话问他什么事时,挑起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骂一句你居然瞒了这么久,再加一句调侃语气的祝新婚快乐。

做了这么久心理建设想过他那么多种可能的反应,却还不及话未出口他一句婚期将近来的伤人。

他开始没准备说出来,但等他以为他准备好了,他却已经没有了说出来的机会。他其实也想过如果那晚装醉他不是索抱而是干脆地亲上去,而是告诉他他这几年所有的心事,他和他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可是没有如果,即使再重来一次他也未必,再有这样不怕从此生人一生的勇气。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