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笔名默至/LERN^
(我头像可爱吗////)

[蓝宇]蓝宇与陈捍东

2001年的旧电影,画面泛黄,摆设陈旧,一句话一声口音,却又带出别样的沉重。也是早就听过大名,但也是今天才找来看。
看电影之前已经看过了图解,也早知这是个悲剧,觉得心理建设做的足够才敢打开。结果现在闷得哭不出也笑不出,觉得还不如痛痛快快被虐一场哭个淋漓。
蓝宇的眼神真的是最戳心的。他不爱说话,不善表达,最会的就是看着陈捍东,唇一抿,亮晶晶的眼睛里都是笑。那样湿漉漉的不带一点杂质的眼神,真的是像一把一把玻璃渣洒在心上。不知道陈捍东什么感受。他那样看着他的时候,他有没有陷进去?
先陷进去的却不是他是蓝宇。即使再相见的时候一条围巾毫不犹豫地围上来,看他比衣服将下巴搁在他肩膀,镜子里面眼神深情却又像漫不经心。
我不知道蓝宇懂不懂,陈捍东那样的人,就像他前妻拍婚照时那一句你少来,我们都不是童男童女了,他会真心吗?他会吗?他知道该玩的时候玩该结婚时抽身就走。他分得清玩与动情,可蓝宇呢?他陷得有多快,有多深?
找到了目标一拍即合,陈捍东漫不经心告诉蓝宇婚讯,两人大吵。蓝宇永远看着别的地方,目光里的情绪浓得化不开。陈捍东指着他说边唱歌边走要多煽情有多煽情时是我第一次眼眶酸涩,透过眼泪看蓝宇面无表情走到他前面解了皮带,然后怔住的陈捍东很无奈地说你别这样。
蓝宇走前他在他身后有一句没一句地叮嘱,用那种很想说什么却发现无话可说的干巴巴的语气。蓝宇依然看着别的地方,最终却还是应了他一句听见了。
我第二次眼眶酸涩是因为那个拥抱,最经典的那一幕。陈捍东离婚回来,蓝宇蹲在沙发前看着刚醒的他,眼睛湿漉漉的,好像眨一眨就会有漫天的情绪涌出来。
他们无语对视半晌,一开口他又笑了,在他面前那些倔强根本就不是个事,再倔强也止不住自己一直看着他。陈捍东说真想抱抱你的时候他很自然地将头搁在了他肩上,而他措不及防猛地抱住他的时候他却是用更大的力气回抱住他,手还在抖。
他的拥抱像是要把他揉进骨子里,哽咽着说那时候我怎么会放你走的。蓝宇的脸埋在他肩膀,眼神依旧湿漉漉的。我想知道陈捍东什么时候才发现自己不是假意,拥有后来看蓝宇时那样深情的眼神,那种蓝宇多年前多年后从未变过的看他的眼神。
第三次时两人在雪地里唱歌。蓝宇的眼神干净纯粹,错觉好像看见多年前两人在路口偶遇时对着他笑的他。蓝宇唱着唱着就笑起来,陈捍东跟着他一起回忆着,没有所谓的唱功,调子有些怪歌有些断续,但是声音叠重在一起却是听过最好听的歌。那个眼神,深情温暖得我想哭。
我也真的是哭着看完听完的,这样的深情其实比死亡更虐,虐的不是结局,是结局前一切还在却再也不能拥有的曾经。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这首歌在他们去看房子时在车里广播里放过,在他结婚他离开时他唱过,在雪地里一起合过。可最后一次再听,已是在结尾。
似乎噩耗都喜欢电话告知,似乎语言转过几个弯不直面向人就不会太伤人。陈捍东镇静地掀开帘子走进房间,镇静地看着护士将白布掀开一点露出他如往的脸,最后捂着脸哭得像个小孩。
当时他带人回家,他结婚,蓝宇也离开过他好几次,可他都能找回他。但是最后这一次蓝宇离开,却是一种他追不回来的方式。蓝宇比他幸运,在他最幸福的时候去世,但陈捍东,只能在余生里靠回忆去回忆他。
车外风景飞速掠过,蓝色铁板缝隙里看得见成排枝条细长的树,片尾曲低沉的男声在唱最爱你的人是我。我想与你耳鬓厮磨一生,我想与你白头到老至死,只是当我好不容易想清楚一切,你已不在。
最后记得的还是蓝宇湿漉漉的眼神,还是雪地里一场余生回响的歌声,还有那一个,此生再也不会有、狠狠的用力用情了的拥抱。里面有句台词是想回头无路走,但蓝宇,他是有路走,不回头。
陈捍东说,你可能不相信,我是真喜欢你的。
蓝宇说,你可能也不相信,我也是真喜欢你的。
歌词说,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而结局里,他死了。就算他再难过,再后悔,再不舍,他也再也不会回来了。

评论(2)

热度(10)

  1. 默至至rn默至至r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夏天未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