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至至rn

伞修林方甜甜甜qwq
笔名默至/LERN^

[二货恋爱史][29]林方

【文字归档区】

=架空/伪网游/各种BUG见谅/ooc慎/
=林方/双花/伞修/一句话莫橙高乔/  

[28]

本来以为两人已经在房里磨得够晚了,结果出去到客厅才发现另外几人居然一个都没下来。

方锐按开厅里的大灯,仰头看看天花板,有些不确定地说:“他们……已经洗了一个小时了吧?”“谁知道呢。”林敬言恰好从厨房出来,顺着他视线也看了一眼。

方锐耸耸肩,走到落地窗前,一时兴起地趴在玻璃上,避开反光往外看。原以为不过就是平常天色,但今天天气意外地好。而这边的房子都建得低,一眼望去就是一片墨色的天,以及上面隐约闪闪烁烁的星。方锐挺惊讶,正想回头招呼林敬言,对方已经走了过来。

“有什么这么好看的?”林敬言顺手一扯,将厚厚的窗帘拉到了两人身后。

灯光都被阻在帘外,身边瞬间暗了下来,与外面的天几乎连成一体。四周更静谧着,那点光亮也更是清晰。

两人都看着窗外,一时都很默契地认真发起了呆,没有说话。直到方锐先笑着回头去看林敬言:“好棒。”“嗯,”林敬言一手揽着他的肩一手推了推眼镜,点点头道:“闹市那边很难有这么晴的天了。”

“是啊。”方锐撇撇嘴,却又忽然想起什么,起了兴致一样眼睛亮了亮,“不过乡下的天就一直都很好看,比这个还要晴些!星星特别多。”

林敬言有点意外:“你常去乡下吗?”“爷爷奶奶那边有亲戚在,一年会过去几趟。我偶尔也会跟着去。”方锐有些郁闷地摊手,“不过也不是很常去啦,乡下蚊子实在太多了,我过去简直就是专程喂它们的。”

“噗,”林敬言忍俊不禁地揉揉生无可恋脸的方锐,“用花露水蚊香那些呢,不然蚊帐也很有用吧?”

方锐苦着脸:“可我总不能披着蚊帐出门啊,蚊子又不是只在晚上出没,一年四季都一样多。而且它们对驱蚊水这些一律免疫!简直成精了。”他愤愤地扳着手指,“我去年从那回来的时候被咬了十几个包!才不到几天时间啊。光是刚洗完澡出来就一下被咬了好几个!”

“……可能是刚洗完比较香,好吃。”林敬言忍着笑很认真地说,见方锐张牙舞爪要扑过来,忙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平时也没见你这么招蚊子啊?是你不合它们口味吗。”

“谁管合不合它们口味啊!反正我都说它们都成精了!”方锐郁闷地掀开窗帘走回厅里,就势仰倒在沙发上,顺便滚了滚。他仰头看林敬言,眼睛还眨巴眨巴的:“那我们现在干什么?”

“……”这人真是……卖萌犯规啊。林敬言微勾了一下嘴角,“我有带笔记本来,要玩会游戏吗?”

“要要要!”

于是等到楼上四人再磨磨蹭蹭下来时,看到的就是沙发上的两人靠在一起抱着台电脑……玩泡泡堂玩得正欢。

“……”虽然只是坐在一块刷游戏,但方锐腰上那只手……总不会是他们眼瞎吧。

楼梯上的四人抬眼对视了一下,心照不宣地在嘴边牵出了点笑意。而林敬言听见脚步声抬头,看见几人纷纷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也是怔了怔,随即也露了个笑容。

“回来啦,怎么样?”苏沐秋先是开口。“也就那样了,”林敬言笑道,“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哟,你们终于舍得下来啦。”方锐的声音打断林敬言的尾声,他手里正好结束一局,抬头就见挤在楼梯上的一堆人。

张佳乐率先选择性无视了方锐的挪揄,跳到电视柜前:“来来来看鬼片鬼片!第一个看什么!”

“《咒怨》。”叶修晃晃手里摸出来的一张碟,“来来来这个。”“《德州电锯杀人狂》。”孙哲平在一沓里挑出一张。

“诶电锯那个好。”苏沐秋眼一亮。张佳乐也跟着点头。林敬言却拎出了另一张《人形师》:“这个?方锐你呢?”

“……你们喜欢。”方锐生无可恋脸,摆摆手。

“那就轮流来呗,先看这个。”孙哲平将手里的碟塞进DVD机。众人也没什么异议地窝回了沙发。

方锐的表情更生无可恋了。

 

两部电影看完,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其余四人还精力充沛得足够大战通宵,林敬言和方锐却先撑不住了。

林敬言本来就少熬夜,方锐昨晚本来也没怎么睡,兴奋劲过了后立马也困了起来。第二部还没放完,他就已经靠着林敬言眼都睁不开了,再惊悚的片段也拯救不了他被睡意征服的意识。

第二部电影放完,孙哲平按亮了厅里的小灯,叶修开口赶人:“行了你俩回去睡吧,这恐怖片被你们看得跟新闻联播催眠一样。”

“嗯,我先带他回去睡了,你们继续吧……啊。”林敬言说着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他笑笑,碰了碰迷迷糊糊眯着眼睛的方锐,“方锐?起来吧,回房间再睡。”

意料之中没有回答,大概是困得连口也不愿意开。林敬言抬手将自己快滑落的眼镜推回原位,然后干脆直接揽着方锐的腰将他带了起来。好在方锐迷糊间还记得跟着走,粘着林敬言有一步没一步地落脚。两个人就这么磕磕撞撞地往里走。

身后几人都看得好笑,张佳乐撞撞孙哲平的胳膊:“你不觉得很像企鹅嘛?摇摇晃晃的。”“哪有那么优雅,明明是两只鸭子,这都快撞墙上去了。”叶修笑道,顺口咬掉了苏沐秋手里的半根pocky。苏沐秋举着剩下的一点饼干棍子点点两人:“看见没,方锐已经第三次踩到老林了。”

“哈哈哈第四次了,林大大你脚痛吗?”张佳乐看得直乐,孙哲平有点无奈地揉揉他头发,开口和林敬言说着:“房间隔音还是挺好的,你们记得关好门就行了,我们调小点声就不会吵到你们了。”

“没事,你们看你们的吧,”林敬言应道,“你看我们这个样子,估计也吵不醒。”他半抱半拖着方锐略艰难地往客房挪着。挪到一半看看怀里的人,已经一副睡着了的表情,脚下却还在散乱地踢着步子,林敬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挪进了房,他一松手方锐就迫不及待地往床上扑……好吧,是栽下去的,脸着床。

林敬言给快把自己闷死的方锐翻了个身,过去摸摸他的头:“先起来刷个牙。”“……唔……”方锐被他弄醒,眯着眼听他说话,很努力地摇了摇头。“乖,起来。”他手上用了点力,想把方锐拉起来。结果自然是遭到了抵抗,床上那一团不满地哼哼着,死活挣扎着就是不起来。

林敬言耐心地哄了半天才把人拉到洗手间门口,结果方锐又不干了。这巨型宝宝抱着门框不撒手,直接就想睡了起来。被好不容易扒拉下来手里塞了杯水,撇着嘴一脸“宝宝不开心宝宝要睡觉”的表情。

林敬言已经没辙了,指了指方锐的杯子:“得了得了,你也别刷了,赶紧漱漱口去睡吧。”看着对方明显眼睛一亮,草草灌了两口就跑回去趴回了床上,他只觉得心好累。

我这是在带孩子吧,还是巨型的……看上去二十其实只有两岁。林敬言心里默默吐槽。

被这么折磨一轮他也是困得不行,他比起方锐本来也没清醒到哪去,现在就更累了。林敬言站在洗漱台前连打了三个哈欠,然后果断扔下了挤了一半的牙膏,只拿温水漱了漱口。将房里灯关得只剩床头壁灯就往床边走。

不管了不管了,睡觉为大……我这睡哪啊。

方锐刚刚一头扑在床上倒头就睡,完美占据了大床的中央部分,压根没想着给别人留位。林敬言叹口气,把被子从他身下扯出来,又将缩成了团的方锐抱回他的枕头上安置好。给他盖好被子,林敬言侧着撑起身,看着方锐。

方锐闭着眼睡得正熟,刚刚被抱起挪了个位也没什么反应。不知道梦里在生谁的气,还无意识地鼓着嘴。头发被他睡成一团乱毛,卷的卷翘的翘,略长的几根跑出来垂在眼睛上。林敬言嘴角噙着笑,半晌伸手拨开他眼上的乱发,身体前倾,嘴唇很轻地印在对方眼睛上,停了一秒。

晚安。

 

第二天方锐醒来的时候有点惊。

忽略他居然又和林敬言躺在了一张床上,再忽略两人还裹着同一张被子,再忽略他跟八爪鱼一样扒在林敬言身上的曼妙身姿……但方锐觉得忽略林敬言的目光有点难。近在咫尺的脸,目光和他相遇,也不知道对方是刚醒还是看他看了多久。

方锐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然后伸出手捏了捏林敬言的脸。

“……”林敬言看着他刚醒的呆呆愣愣的样子,正想笑,就被捏了脸,“……你捏我干嘛?”

结果方锐回答得很认真:“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啊。”他煞有其事地比划着,“你看那些小说电视剧,确认是不是做梦的时候都是在捏人,这是常识。”

林敬言抬手敲了一下他的头:“忽悠什么呢,确认做梦不捏自己的捏别人的?”“嘿嘿,反正不是做梦就好啦。”方锐吐吐舌头,抱住林敬言的脖子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早安~”

“早。”林敬言把埋在怀里的人抱住,望着透进屋里的阳光,眯起眼,“起来吃早餐吧?”这么好的太阳,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然而怀里的人毫无动静,闭着眼连哼都没哼一声。他低头理开对方压得乱七八糟的乱毛:“方锐?”

…………又睡着了?

[3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困死我了……………………
 =想睡觉但是作业多得惨不忍睹QAQQ
 =到这里!老林点心终于!正式在一起啦!(撒花(不x
 =之后就只有几个情节啦也差不多差不多完结了……屯的情节如果高三前没写完会留作番外x慢慢来xx
 =依旧感谢观阅希望喜欢!qwq

评论(18)

热度(32)